专题报告
美国升级海上挑衅,“推回”中国多管齐下
作者:张洁

  美国军事行动的外交化意在加大对中国的舆论压力,这不仅使南海局势出现波动,而且还和近期一系列将“一带一路”倡议恶意政治化和安全化的炒作相呼应,加大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环境的复杂性。近期,随着香格里拉会议、东亚系列高官会议以及东盟地区论坛的陆续召开,美国仍将继续热炒南海问题。
  一、美国军事行动重新搅动南海局势
  近期,美国军方针对中国,围绕海上安全议题频频出手。首先,美方取消对中国参加“环太”军演的邀请。2018年5月23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取消对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平洋2018”联合演习的邀请,理由是中国不断在南海进行军事化建设,包括在南沙群岛部署反舰导弹、地空导弹系统和电子干扰机,以及中国空军的战略轰炸机在西沙永兴岛起降。按照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说法,“当他们做这些对我们其他人而言是不透明的事情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在我们本来可以合作的领域上展开合作”。
  美方的举措并非意料之外。是否邀请中国参加“环太”军演在美国内一直都有争议,即使在2014年中国首次受邀加入后,这种争议也未消息,反而“取消邀请”很快变成美国遏制中国的备选工具之一,尤其是针对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及军事化活动。2016年,当有传闻称中国试图在黄岩岛进行岛礁建设时,美国智库马上提出的反制措施之一就是取消对中国参加“环太”军演的邀请,并且这一建议得到了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等人士的支持。
  美国行为的内在逻辑是:在已经无法改变中国扩建南海岛礁这一事实的情况下,美国必须采取实质措施遏制中国对南海岛礁的进一步军事部署。因此,可以推断,取消“环太”演习邀请只是美方行动的第一步,并且标志着美方对中国“军事化南海”的施压方式将从过去的“麦克风外交”转向更富挑衅、更具实质意义的措施。
  其次,美国军舰在西沙群岛进行“航行自由行动”。5月27日,美国两艘军舰在中国西沙群岛执行“航行自由行动”。作为特朗普政府任内的第七次“航行自由行动”,这次行动具有不同以为的两大特征:
  第一,高调进行。“航行自由行动”的进行应该是高调政治化还是低调常态化,美国内部是有争议的。从2018年初的“航行自由行动”来看,美方试图低调处理,事先不公布,事后不利用媒体炒作。但是这次行动却又出现了逆转,美方不仅高调宣传,而且事后还又“补了两刀”,一是马蒂斯表示美国军舰将继续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二是美国海军指责中国军舰在驱逐美国军舰离开西沙海域时,采用了“安全但不专业的”方式。
  第二,显著提升挑衅程度。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双军舰出动扩大行动规模。这次“航行自由行动”由美国海军“希金斯”号导弹驱逐舰和“安提坦”号导弹巡洋舰共同执行,而且采取了演习行动,这是不同于之前在西沙群岛附近实施的“无害通过”。二是美军双舰穿越西沙多个岛屿,行动海域敏感,行动范围扩大。较之于南沙,选择西沙群岛作为执行“航行自由行动”的水域敏感度显著加强。正是因为,中国已经在西沙群岛明确划出了领海基线,并且整个西沙处于中国实际控制和管理之下,中国也不承认西沙群岛的主权具有争议性。因此,美方军舰不仅选择了西沙,尤其还是一口气在赵述岛、东岛、中建岛和永兴岛四个岛礁附近活动。
  按照外媒的分析,由于“航行自由行动”需要提前数月进行规划和准备,因此,此次行动并不是与取消对中国参加“环太”演习邀请遥相呼应。但是,考虑到香格里拉会议召开在即,美方通过这次行动向亚太盟友和伙伴国家展示美国的安全承诺,便于在香会上进一步热炒南海议题的意图则昭然若揭。
  再次,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5月30日,马蒂斯宣布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为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Command)。这次改名标志着美国在2017年下半年提出的“印太”战略将逐步从概念炒作阶段转向实操阶段,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马蒂斯强调印度洋及天平洋地区对于全球海上安全至关重要,两洋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因此,美国防部做出更名的决定。
  最后,菲律宾政府被迫调整南海政策,这是美国军事行动产生的外溢效应。在美国智库“亚洲海事透明倡议”5月初曝光中国在西南沙军事建设之初,杜特尔特政府清醒地意识到并公开表示,中国的军事行动并不是以菲律宾为攻击目标。但是,随着美军的行动以及国际舆论的炒作,菲政府面临的国内压力迅速加大,不仅国家安全顾问表示菲律宾已经开始在所占南海岛礁上建造至少5座灯塔。而且外长卡耶塔诺也被迫做出回应,详细谈到了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划出的所谓的“三条红线”,即不在黄岩岛进行建设,不移除在仁爱礁附近坐滩的菲方军舰,不单独在南海进行资源开发。目前来看,菲政府在南海问题上仍试图坚持对华友好政策,但是美国强大的军事与舆论动员能力对菲方政策的影响,仍不可低估。             
  二、海上军事行动是美国制华系统工程的一部分
  马蒂斯在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仪式上毫不隐晦地指出,“对每个国家来说,无论其大小,主权都受到尊重,而且这是一个对投资及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都开放的区域,不受任何国家的掠夺性经济或胁迫性威胁的约束,因为印太地区有许多的带和许多的路。”从中不难看出,美国印太战略针对中国的意图明显。在地理上,从亚太向印太的转向,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路线高度重合,尤其南海是印太地区的核心地带。在领域上,将不仅局限于军事与安全方面,区域经济合作的竞争和博弈也将是美国的目标之一。
  事实上,从2017年底至今,美国政府和智库连续发布的多份重量级报告,遥相呼应,都在刻意渲染中国崛起对地区政治、安全和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而南海问题与“一带一路”两个议题则被联系在一起,成为被攻击的主要目标。
  以2017年度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为代表,报告明确点名“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和贸易策略是用来强化地缘政治野心的,它在南海建立军事基地的做法危害自由贸易、威胁其他国家主权,并破坏地区稳定”。紧接着,以哈佛大学、C4ADS等机构为代表的美国智库连续发布多个报告,有系统、多角度、相互呼应,合力攻击中国的海洋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它们的核心观点是,第一,中国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具有明显的政治与军事意图,意在通过在带路沿线的港口工业区建设,打造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第二,中国通过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向亚太国家提供“战略贷款”,造成了这些国家的“债务陷阱”,进而利用债务违约有目的地交换战略资源。
  从上述论调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崛起的遏制手段是系统的,至少是双管齐下的,在军事上,以攻击中国南海岛礁及其军事化、中国海上通道安全化为抓手,在经济上,以攻击“一带一路”以及中国发展模式为抓手,而这两个领域,正是构成中国周边战略最核心的内容。在做出这样的大判断后,美国近期的举动也就不在意料之外了。不仅如此,美国将继续南海的兴风作浪,针对海上安全事务“推回”中国,将是美国对中国全方位、长期性的战略选择。           
  三、趋势发展与中国的应对
  6月1日,香格里拉会议在新加坡召开,美国借机大谈南海问题和印太战略已经纳入议程。6月6-8日,东亚合作系列高官会议也将在新加坡举行,然后是7月份召开的东盟地区论坛,美国将继续利用这些地区多边安全对话机制拉拢盟友,炒作中国威胁,尤其是近期高调活动的美日印澳都是会议的参与方。因此,南海问题将在一定时期内继续保持热度。
  鉴于目前美方的不友好,中国应防范中美在海上意外摩擦的发生,做好危机管控工作。同时,推动“南海行为准则”谈判,仍应是中国外交稳定南海局势的主要方向之一,并在此基础上寻求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经济与安全合作的可能性。
  将南海问题放置于中国的周边战略,结合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外部环境需求,中国应该加大力度,应对国际社会的攻击和打消周边国家的疑虑,包括涉及“一带一路”的战略意图及所谓的“债务陷阱”的各种攻击。最根本而言,妥善处理南海问题,是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所持疑虑的必经之路,而增加与周边国家的政治互信,是目前最稀缺的“公共产品”。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