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应警惕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负面影响
作者:邢伟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美国与尼加拉瓜、叙利亚等少数国家明确拒绝采取措施应对和适应气候变化。无论美国采取一次性或渐进性退出的方式,都会对全球非传统安全治理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负面影响

  水循环对地球生态和大气系统至关重要,气候变化会导致气温上升、降水和季风变化无常,最终影响地球的水循环。气候变化是全球性问题,美国政府对应对气候变化采取消极态度,根本上是逆全球化的表现,也是在推卸、转嫁其应承担的国际责任。对中国而言,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利益最易受损。

  首先,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影响流域国家共同治理跨境水资源和气候变化的信心。由于可预计的降水和冰川、积雪融化等水源水量得不到有效控制,各国政府和民众会认为源自自然界的外部不可控力在加大,对环境和气候进行治理的信心和能动性的发挥都会因之受到严重的影响。

  中国的青藏高原被称为“亚洲水塔”,青藏高原是南亚、东南亚、中亚等地主要河流的发源地,供应着周边多个国家和中国境内多条主要河流的水源。世界上受到洪水影响的96%的人口生活在亚洲。1990-2012年,年均76起重大灾害事件发生在青藏高原及附近,其中三分之一由洪水引起;2000-2013年,最严重的的四次洪水夺去了一万人的生命,而且还使5000万人无家可归,被迫移民。干旱也是影响国家和地区安全的事件。云南保山2010年经历了百年不遇的干旱。冰川融水是一些河流重要的水源补充渠道,其对印度河、布拉马普特拉河、恒河的水源补给率分别占41%,25%和20%。但由于气温升高,冰川、积雪融化的不规律性增强,青藏高原地区出现了很多堰塞湖。据报道青藏高原的山脉中存在35个堰塞湖,其中中国境内有16个。这些堰塞湖海拔位置高,对人类的生活、发电设施、农业生产等方面造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冰川融化还会造成雪崩等破坏性事件。高原冰雪融水最终通过地下水或地表水循环到达海洋,导致海平面上升,威胁沿海城市和人类的安全,可能导致移民情况发生。气候变化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如生态移民、疾病防控、淡水资源运用,都是非传统安全治理问题。

  
  (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德国柏林,环保人士在美国大使馆前集会,抗议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其次,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产生的连锁效应可能使世界范围内粮食安全的保证难度加大。农业对于气候变化非常敏感,世界上从事农业的人口相对贫穷,因此农业的脆弱性较大。青藏高原发源河流流经国家对农业用水的依存度很高,达到了90%,超过世界平均水平70%。例如,巴基斯坦农业贡献了其GDP的五分之一,其农业人口占总人口一半左右。而印度河河水供应了巴基斯坦的灌溉,巴基斯坦80%的农作物依靠印度河河水。河流上游河水冲刷河床,将土壤、养分等有益物质带到下游,使得下游平原的土壤更加肥沃,对农业种植和渔业等都有积极作用。目前,仅恒河就发现了265种鱼类。估计在印度有250万人依靠打鱼为生,在孟加拉国这一数字为40万人。长江的渔业产量就占到中国河流渔业总产量的70%。因季风到来的时间和大小会有变化,加之降水极不规律,有可能会导致未来出现极端旱涝气象条件。这种剧烈的气候变化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粮食产量,威胁区域和世界粮食安全。而忽视气候变化和相应的全球和区域治理,又将进一步危及粮食安全。

  

  (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美国多地民众游行抗议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

  最后,水能的和平、合理利用遇到挑战。在澜沧江-湄公河上,中国和下游国家都开发有水电站。预计青藏高原发源河流的水能潜力在500000兆瓦,其中绝大部分尚未开发。然而,由于气候变化引起的降水不规律,多个非政府组织和美国等域外国家纷纷以此为由指责建设水电站的国家。2010年湄公河大旱,国际社会纷纷指责中国在澜沧江上修建大坝导致了干旱,其实这已经是气候变化带来的季风与降水的不规律性的结果。2016年上半年雨季来临之前,湄公河下游又出现了旱灾。中国应下游请求,主动开闸防水,并承担了部分因干旱造成的经济损失。澜湄流域水量虽然受到气候变化和季节性影响,但水能资源较为丰富。部分湄公河国家如老挝希望把其水能优势变为经济收入来源,通过出口水电发展经济。目前,在中南半岛的整体电网建设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水电建设作为不会造成巨大的环境污染的能源手段,是发展中国家振兴经济的重要渠道。如果国际社会不妥善应对气候变化,则发展中国家利用水能解决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前景也就会受到巨大阻碍。


     相关对策建议

  在全球气候治理遇到困难的时候,中国应当立足发展中国家立场,承担大国责任,与世界各国和人民一道,积极参与气候治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履行好气候和水环境治理的责任,将可持续发展的好处更多地惠及广大发展中国家。

  

  2016年4月2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出席《巴黎協定》高級別簽署儀式,並代表中國簽署《巴黎協定》

   一

  中国应同其他签约和履约国一道,严格遵守《巴黎协定》的规定,为全球气候治理做出表率。中国在承担责任时,仍应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严格承担好自身责任,坚持南南合作。中国坚持执行《巴黎协定》条款也是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努力践行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在提高自身治理能力的同时,也在为发展中国家如何提高治理能力做出榜样。而对于因美国推卸的治理责任,需要在联合国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层面进行协商,共同达成共识。必须防止美国在气候治理领域的国际责任被转嫁中国。

  二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应适时走向世界。《巴黎协定》“自下而上”的思路,意味着气候治理不能完全依赖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气候问题也不应该只是政府间的合作议题,各类组织和个人的参与才是治理的关键。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给了中国非政府组织走出去的机会。中国应抓住契机,在适当的区域,例如湄公河下游国家,派出一些有关于气候治理和水资源环境治理的组织,通过民间力量促进当地环境的改善。中国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也应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组织进行交流合作,促进中国的国际形象提升和话语权建设。中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应与发达国家积极响应气候治理的非政府组织一道,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双方机构还可以联合在生态脆弱性较强的地区,如湄公河下游地区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和水资源脆弱性的联合治理与研究项目。中国可以通过这样的做法尝试与外国治理机制的相互适应:例如探索中国倡议发起的“澜湄合作机制”与美国的“下湄公河行动计划”如何共存发展。

  

   三

  对美国跨国公司在华分公司,应加强沟通与协调,促使其按照有利于《巴黎协定》的生产模式运转,减少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并对其按照高标准的环保措施进行监管。在制定规则的基础上,也要加大问责管控力度,适当用法律的工具来约束美国在华跨国公司的分部,防止其生产活动有悖于应对气候变化。另外,美国部分跨国公司对于清洁能源和水资源净化处理等领域存在技术性优势,中国应与这部分公司保持合作,吸收其参与气候变化的治理工作。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