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印度地区政策的变化与中印关系
作者:杨思灵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小编寄语
  编者按:《中国周边安全形势评估》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的创新工程项目之一,已经连续出版七年。2017年4月,最新版《中国周边安全形势评估(2017):大国关系与地区秩序》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并得到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资助。近期,本公众号将陆续推出该评估报告的总报告与各分报告的导读,以飨读者。

  

  2016年印度地区政策出现了较大变化,不仅在南亚地区对巴基斯坦逐渐强硬,而且加大了“东向行动”政策的实施力度,而这些政策的变化,既与“中国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又进一步影响着中印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
 
  一、印度对巴基斯坦政策出现强硬趋势

  2016年10月,印巴对一直存在于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的交火失去了耐心,双方终于在10月底又一次的边境冲突事件中爆发。两国领导人的态度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双方不仅相互驱逐外交人员,而且莫迪以安全为由联合其他南亚国家抵制在巴基斯坦召开的南盟领导人峰会。2016年印度对巴基斯坦政策之所以出现较大变化,更大的背景是中国与南亚国家在“一带一路”合作领域的不断成功推进。尤其是印度坚决反对的中巴经济走廊,不仅呼声很高,而且进入了实质性发展阶段。尽管也存在诸如成本、安全等争议,但中巴高层在推进中巴经济走廊方面的决心很大。而且,其他一些南亚国家,如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马尔代夫等对与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合作也抱有极大的热诚。这样的局面,势必引起印度的担忧,因为在其国内一直有声音认为中国在谋求通过与其他南亚国家的合作包围印度。另一方面,印度谋求整合南亚地区一体化的努力是失败的,经过多年的发展,南盟仍然是地区组织中的“失败典型”。综合这些因素,导致印度对南亚地区的政策出现了变化,而其中“中国因素”显然是重要考量。


   

   二、“东向行动”政策取得“突破”

   2016年,印度“东向行动”政策取得显著成效。一方面,印度与美国取得了军事合作的突破。2016年8月29日印美签署了“印美后勤交流备忘录协议”,尽管印度政府欲说还休,但印美“后勤交流备忘录协议”的确是印美军事关系发展中的里程碑,为印度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奠定了基础,也凸显了印度欲借助与美国的合作,塑造其在印太地区领导性海洋大国角色的企图与野心。另一方面,印度与日本关系也取得了重要进展。2016年11月,莫迪访问日本期间,莫迪宣称印度经济正在发生极大变化,印度目标旨在于成为21世纪知识经济的制造业、投资中心。双方决定将印度“东向行动政策”与日本的“优质基础设施扩大合作伙伴关系”(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对接。此外,2016年印度与日本关系发展最令人瞩目的成绩是签署了核能合作协议,莫迪称此为“历史性的一步”。客观来看,莫迪“东向行动”政策取得了实效,而其中很多内容与中国息息相关。

  
   (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九次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杨洁篪会见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


  三、中印关系陷入低潮

  2016年的中印关系陷入了低谷,一方面两国关系陷进入多事之秋。印度不仅将其未能遂其愿加入NSG而归罪于中国,印度还在社交媒体发出抵制中国货的倡议。同时,在一些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比如西藏达赖问题,进一步挑衅。2016年10月9日,所谓“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首席部长佩马·坎杜(Pema Khandu)在新德里会见达赖喇嘛时,竟邀请他在2017年3月第二周访问中印争议地区达旺。在南海问题上,2016年7月12日所谓的南海仲裁庭公布仲裁结果后,印度迫不及待地表态,要求南海争议各方用和平方式而不是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方式解决有关争议,最大限度地尊重裁决结果。另一方面,在一些历史传统问题上,两国也未能取得突破,尤其在边界问题上。2016年4月20日,中印双方在北京举行了第十九次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在会晤中,双方认为中印边界谈判保持积极势头,边界争议得到有效管控,边境地区总体和平稳定。迄今为止,中印已经举行了十九次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但两国边界问题仍然未能得以解决,且印度媒体时有炒作中国“入侵”,对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总体上看,2016年,印度的南亚地区政策与“东向行动”政策发生了较大变化,而作为其相关参照的中国难免也受到了影响,特别是中印关系的发展进程遇到了挫折。

  (印度总理 纳伦德拉·莫迪)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