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越南国内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负面认知
作者:杨丹志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2017年5月12日,应邀来华参加首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钓鱼台国宾馆出席了由中国贸促会主办的“2017中国—越南经贸合作论坛”。陈大光明确表示,今后越南将继续改善贸易投资环境,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契机,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前去投资兴业。

  

  此前(2017年4月17日),在由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和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共同主持的“中越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双方同意进一步聚焦推进中越战略伙伴关系。具体包括:采取有效措施实现双边贸易平衡、扩大投资、聚焦农林渔业促进经贸关系发展。中方同意为越南在中国设立贸易促进办公室提供便利,在满足越南需求利益的行业领域增加中方投资。中方同时表示,支持越南获得包括亚投行、中国-东盟和湄公河澜沧江合作框架下相关资金的优惠贷款。双方承诺将加强在交通、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跨境劳工管理等的合作。

  各种迹象表明,在东盟成员国中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一度持审慎态度甚至反应略显消极的越南,逐渐开始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进程。这对于“一带一路”特别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推进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但在中越两国政府致力于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大势之下,越南国内仍然存在着质疑甚至反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声音。实际上,自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越南国内舆论(包括战略界、知识界人士和普通民众的意见)对该倡议的质疑和负面评价就始终存在。虽然上述舆论迄今并未对越南政府的相关决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及中越关系的健康发展仍然会形成持续的干扰和冲击。对此,我方应予以高度的重视。

  

  越南国内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负面认知主要可分为以下三类:


  一是“一带一路”是一种地缘政治战略。

  中国试图藉此拓展自身实力和影响,实则是为了实现中国的复兴或是“中国梦”。尽管“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内容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贸易紧密相关,但该倡议有着极强的政治和安全含义。

  有越南学者认为,历史上中国皇帝开辟的每一条新通道都与对外侵略扩张有关。“一带一路”战略与历史上中国开辟通道的目的并无二致。部分越南战略界人士还认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设计会支持中国的领土野心,特别是中国对东海(即我之南海)水域和岛礁的主权诉求。“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一旦践行,将有助于中国在包括南海在内的广阔区域增强存在感,并拓展在海上的军事影响力。最终导致地区的力量均衡局面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目前,中国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合作进行铁路建设或工业园区建设都是在中国与沿线国双边框架内进行。包括越南在内的东盟国家担心由此中国会掌握规则的制定权,从而在政治经济领域塑造和决定东南亚国家的未来。

  

  二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会加深越南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

  越南经济学界对中越双边贸易中越方长期巨额逆差较为关注。担心“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所涉及的贸易和投资合作会明显增加越南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

  越方专家认为,越南推行出口导向型经济,这有助于越南的经济增长和更好地融入区域化进程。越南主要的出口来自于纺织品和服装制造业,但上述产业75%的原材料自中国进口。在2012年,越南自中国的进口总额30%是机械,60%是制造业所需的原材料和半成品。这表明了越南在出口方面的脆弱性和对中国的高度依赖。如果中国停止对越原材料和半成品出口,越南成百上千的中小企业将会迅速倒闭。

  还有越方专家认为,在投资领域,大量中国企业进入越南投资是为了以越南为跳板进入东盟。一旦这些企业在越投产,产品就会冠名为“越南制造”。

  目前,大量中国承包商在越南的活动已引起越南方面的担忧,认为中国对越南的所谓“经济渗透”已经成为越南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越南河内国家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对越南的“经济渗透”主要在越南电力生产部门、石油工业、冶金业、采矿业以及化学工业。在上述产业部门,90%的EPC(工程总承包)项目由中国承包商负责。中国承包商以低价赢得绝大多数工程项目。中国的机械设备、原材料和务工者(包括非法打工者)大量涌入越南。越南本地人得不到在这些项目中务工的机会。此外,在中越经贸往来中,由于中国商品质量不佳,在与中国的商贸往来中,越南方面担心自身利益会受损。

  

  三是中国向越南转移过时的技术。且中国向越方进行技术转移时不考虑是否适合越南的实际情况,是否技术陈旧过时或者是否破坏越南的环境。

  越方认为:中国对越提供优先贷款时也附带一些条件,诸如越方需要中国的承包商、技术和机械设备。使用过时的技术及运作费用昂贵的项目,将导致环境污染、经济停滞和高额债务的增加。越南经济学家发现,目前尚未开展的一些中国在越投资项目的共同的特征是使用过时的技术或不配套的设备。这些项目包括宁平的化肥厂,亭武的聚酯纤维厂以及太原省的钢厂。

  越南对“一带一路”的消极认知还体现在越南公众对芒街-云屯高速公路项目的反对。2016年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3亿美元资助在临近广西的越南全宁省修建公路,然而,此举遭到越南经济学家、学者和公众的强烈反对,越南政府最后决定项目采用BOT(建设-经营-转让)机制来完成。私营企业将参与基础设施建设进程。近期越南新闻媒体所做的互联网调查结果显示,越南1万名受访者中,97%的受访者反对从中国借款。

  中国在越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质量和进度也引起越方的关注。2014年和2015年,中资企业在越铁路施工建设发生数起恶性事故。越南经济学家指出,中国承包商经常以低价赢得标的,故意延长项目工期。试图增加项目预算,最终项目完成的成本增加三倍。工期拖延,施工低质量使得越南方面对项目建设中的能耗和资金浪费较为担忧。越方要求对项目进度和进口机械使用进行严格的管理,对项目投标也制定严格的条例。目前,越南政府已经修订投标法,对外国(包括中国在内)承包商予以严格限定,如果外国承包商要想获得承包越南项目的资格,就必须与越南承包商合作。

  越方还认为,中国对越投资项目不象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项目那样有严格的评估和管理。如果投资对象国自身也缺乏对项目较强的管理能力,投资就难以切实发挥效用。中国金融机构现有的与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相关的标准都是些最为基础的标准,且公众对此无从了解和评估。亞投行(AIIB)在此方面的安全保护机制无从检证,也缺乏相应的标准。中国企业所确立的保护当地人的人权和利益的标准低于国际公认标准,已经确立的其它规范、准则的标准也低于其他国际金融机制的标准。


  此外,由于越南国内的媒体管制相对宽松,加之上述越方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负面认知被越南和他国媒体进一步夸张、放大和炒作,特定时期内,越南国内也可能形成不利于中越双方协力推进“两廊一圈”和“一带一路”倡议战略对接的舆论环境。

  总体上看,中越之间历史形成的不信任感,地理上的接近,因南海主权纷争激起越南的民族主义情绪,部分中资企业在中越经贸合作及在越生产经营中的不规范行为,加之部分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都是导致越南国内对“一带一路”倡议产生怀疑、不信任感和担忧情绪的重要原因。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