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中美能源关系巨变以及我方的应对
作者:王海滨

  导 读
  近年来,美国的油气产量迅速增长,而中美能源关系已发生重要变化。在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能源蓬勃发展的势头会否延续?中美能源关系的走向又将如何?这些对我国能源外交的内容和方向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对今后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美国油气业发展前景以及中美能源关系大势做出正确预判,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8号在环境保护局,签署了能源独立行政令)

  一、特朗普新政会推动美国化石能源发展

   近年来美国油气产量经历了走高、回落、再走高的过程。其中,美国原油产量2015年4月达到963万桶/日,创下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新高。但之后,受到国际油气价格大幅下跌的重压,美国的原油产量开始回落。到2016年9月,美国原油产量已降至857万桶/日,降幅达到11%。但之后,随着国际油价的企稳回升,美国原油产量开始反弹,如今又回升至930万桶/日以上。根据目前的发展势头,2018年美国原油生产有望重铸辉煌,产量将超越20世纪70年代的高峰期,创造历史最高纪录。

  特朗普执政有望为美国石油人打破原油产量历史纪录助一臂之力。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充分表现出对化石能源的支持,他通过密集发布行政命令的手段,废除了奥巴马政府限制化石能源生产和消费的清洁电力计划、气候行动计划、清洁水法案,对铺设Keystone XL和Dakota Access等输油管道开绿灯,等等,他还计划取消奥巴马政府对近海大陆架、北极地区、阿拉斯加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ANWR)以及下48州联邦土地油气开采的限制,并将对能源公司减征企业所得税等税费。环保规制的放宽和税收减免,将使美国化石能源生产的成本下降,从而对其继续发展有利。

  当然,有特朗普的大力支持,美国能源生产的走强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其中,价格风险是一个主要的不确定性。能源商品市场风云变幻,价格由合力尤其是金融市场里的合力决定。即便强大如美国政府,也无法决定价格高低。虽然有特朗普的大力支持,但若今后能源价格长期不振,美国的油气和煤炭业也难免遇到较大的发展阻力。

  二、中美能源关系发生质变

  中美是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两个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中美能源关系决定全球能源图景的大局。

  近年来中美能源关系越来越复杂,其性质正从竞争向竞争和互补并存转变。过去,两国曾经在世界各地角逐油气资源,但近年来随着美国油气产量的增长、净进口量的下降,中美角逐世界能源的激烈程度下降。中美能源关系已发生质变。

  过去,中国曾对美国出口原油,如今我国从美国进口石油、液化天然气(LNG)、煤炭和化工品,且进口规模快速扩大。比如,1993年,中国从石油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之后净进口量快速增加。同期,美国原油的对外依赖度也不断攀升。2005年,美国原油对外依赖度达到顶峰。当年,美国开采出4亿吨原油,但其消费量达10亿吨,对外依赖度升至60%。于是,在1993年之后的10多年里,中美在世界石油富聚区迎头相撞,竞相从中东等地进口原油,争夺日益激烈,让世界担心中美间会否最终发生石油战争。但从2012年起,随着美国原油生产焕发第二春,产量年均增长5000万吨以上,中美原油关系迎来转机。

  当中国进口量持续攀升时,美国的净进口量越来越少,这避免了中美在全球石油市场里更加猛烈的相撞。另一方面,中国从向美国出口原油,变为自美国大量进口原油。2016年,中国对美国多年后首次出现原油净进口,净进口量为30.5万吨。2017年该趋势走强,仅1—4月,中国从美国净进口了121.1万吨原油,为2016年全年的四倍。同样,今年前四个月,中国自美国进口LNG的增势很猛,已达到40万吨,相当于2016年全年总量的两倍。能源贸易是大宗贸易。中国从美国进口越来越多能源商品,有助于缩小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因而有利于中美经贸合作的长期、健康发展。

  除了能源贸易外,现阶段中美能源合作的推进还体现在相互投资规模的扩大。除了美国企业在中国能源行业维持巨额投资外,中国能源企业近年来对美投资出现井喷。2009年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成果初步展现。一些机敏的中国能源企业嗅到了商机,迅速投资美国油气、化工产业。迄今为止,中石化、中海油等国有企业已在美国油气开发等领域投入大量资金,而民营企业也在美国油气业中投资了许多项目。

  目前中美在能源科技、装备和管理经验等方面的合作也在增强。在这些方面,中美客观上存在明显互补关系。一些拥有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美国能源公司通过参与中国上、中、下游能源项目,让中国合作伙伴在硬件和软件方面均有进步。这使中国的能源事业获益匪浅,同时也有利于美国公司在技术等方面的继续发展。同时,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也学到了不少“真经”。

  当然,特朗普政府政策也有不利于中美能源合作的一面。特朗普本人及其部分政府要员有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民粹主义思想倾向。这在美国新政府对华经贸政策方面的表现之一,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能源国企投资参与美国能源业持消极态度。它错误地认为中国国企接受大量政府补贴,如果它们进入美国能源领域,会对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其他竞争对手进行不公平竞争。因此,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准备对中国能源国企在美投资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

  三、新时期我应如何处理与美能源关系

  近年来世界能源业的总体状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供不应求转变为供应过剩,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商品的价格大幅下跌,而美国因素是世界能源业巨变的重要推手。这样的供求环境对我国这么一个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来说,总体有利。在此大背景下,我国能源业需要正确应对,既抓好内功,又抓好外功。而如何处理好与美国的能源关系,是我国必须做好的外功之一。

  第一,争取增加从美国的油气进口,降低“亚洲溢价”,减少进口花费,并促进进口来源多元化,增强我国油气安全。
  长期以来,中国等东亚国家需要为进口同样数量和质量的油气支付比欧美买家更高的价格,“亚洲溢价”现象严重。东亚国家过于依赖中东油气资源,缺少议价权,是“亚洲溢价”存在的主要原因。目前美国原油和LNG在中国市场上已经具有价格竞争力。而随着今后几年内美国更多出口设施投产,美油和美气对中国买家的价格吸引力会进一步增强。我国进口更多美国原油和LNG,将推动进口多源化,并有效降低“亚洲溢价”,减少能源进口开支。

  第二,遵从正确的地缘和币缘政治战略,处理好与美国在中东等世界能源富聚区的关系。
  1973年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后,尼克松确立了实现能源独立的战略目标。之后至今,每一任美国总统都强调要实现能源独立,而由于页岩革命的爆发,美国正日益接近实现这一目标。美国能源对外依赖度的下降,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国在中东等能源富聚区保持军事存在和政治影响的必要性。美国国内脱离中东的呼声近年来不绝于耳。然而,自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解之后,“石油美元”就成为美元霸权体系的基础之一。美国今后将继续确保中东等地区的重要石油输出国使用美元作为石油的结算货币,基于此以及确保世界能源价格稳定、盟友能源安全等考虑,美国即便今后变为石油净出口国,也会坚定维持对中东等能源富聚区的政治、安全等方面的影响力。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第一个外访的国家是沙特阿拉伯,即反映了美国的这一战略考虑。我方应对此有充分认识,今后在更多地进入中东等能源富聚区时,不可误判美方的地缘和币缘战略意图,不可低估美方抵制甚或狙击的可能性。

  第三,为民营企业投资美国能源业提供便利,但需要向它们警示与投资相关的风险,包括法律、环境保护等方面的风险。
  迄今中国的一些国企和民企已参与了美国能源开发。但是,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倾向看,我国国企继续进入美国能源领域会遭遇更多政策阻力。总体而言,中国民企进入美国能源业,遇到的政治障碍会更小。基于此,我国政府应鼓励民营能源企业更多地走进美国。但是,由于美国能源业有其独特的经济、政治、法律等风险,我国政府应该帮助经验不足的民企做好在美国市场中的风险防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应有效规范民间资本对美国能源业的投资,防止它们以投资的名义外逃资本甚至洗钱,而在这方面,我方应寻求美国政府、银行业、法律界等相关各方的配合。

  最后,妥善处理推进“一带一路”能源倡议与加大对美国能源业投资的关系。表面看,中国能源企业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把资本、人才等生产要素投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投到美国是零和关系,美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竞争中国的人、财、物力。然而,实际上中国能源企业投资到美国能源业中,学习掌握美国的尖端能源技术,以及先进的能源企业文化、管理经验,之后它们再投身于“一带一路”建设,效果很可能会更好。“一带一路”倡议是百年大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天地广阔,这给了我们足够大的空间、足够多的空间,运用与美国能源合作而获得的软、硬资本。因此,推进“一带一路”能源倡议和加大对美能源投资并不一定矛盾,相反可以相辅相成。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