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关于东南亚国家对特朗普执政的舆情分析
作者:张洁
 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在世界各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东南亚国家诸多媒体对特朗普胜选及其对东南亚地区局势的潜在影响进行了评论分析。
  一、 东南亚各国政府对特朗普当选反应不一
  “意外”是东南亚国家对特朗普大选获胜的一致反应,但是在具体表态中,东南亚国家的立场并不完全相同。作为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尼政府警示本国国民对于特朗普的反穆斯林立场不要做出过度的负面反应。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于特朗普的当选表示欢迎,认为他与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相似”,菲律宾将会处理好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同样是美国盟友的泰国对特朗普的胜利表示了谨慎的欢迎,这是因为在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后,奥巴马政府在人权问题上与泰国产生了分歧,美泰关系处于冷淡状态。泰国《民族报》指出,虽然泰国商业界对于特朗普的鼓励主义政策表示担忧,但是泰国总理已经表态,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采取平衡的外交政策,泰国愿意与特朗普政府合作。
  二、 东南亚国家对特朗普未来的亚太政策存在四大关切
  东南亚各国认为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存在高度不确定性,普遍持担忧甚至是害怕的情绪。这种舆情是基于对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发表的言论而形成的。
  目前,东南亚各国高度关注特朗普亚太政策的出台,综合东南亚主要智库(如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南学院)、主要媒体(如越新社、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新加坡《海峡时报》、泰国《民族报》、《缅甸时报》)以及各国高级政府官员发表的言论等信息可以看到,关切议题尤其集中于以下四方面:
  (一)美国是否继续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
  多数东南亚国家担心特朗普会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认为这将冲击东南亚的大国平衡战略,损害东南亚在本地区的中心地位。
  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认为,特朗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与亚洲的关系在未来四年中变得相当模糊与不确定。不过,即使特朗普可能终结TPP,但是“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由一系列文件和行动构成的,特朗普很难完全放弃,很有可能会延续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政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南学院的研究报告则认为,特朗普团队具有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完全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如果特朗普一旦采取战略收缩,将会挤压东盟国家的政策选择空间,对东盟长期奉行的大国平衡战略非常不利。
  报告还指出,东盟在整体上希望美国能够保持在亚太的存在,因为正是这种存在,使东盟可以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在安全上依靠美国,从而两边下注,从中获益。越新社甚至认为,在安全方面,很多东南亚国家都感到美国在东亚的现有实力还远远不足以解决地区的潜在冲突,尤其是南海问题。
  拉贾拉南学院的报告强调,一旦美国减少在亚太的实际存在,作为应对,东盟需要加强自身的中心地位,提高在地区事务中的发言权与影响力。但是,就目前东盟各国在南海问题等事务上的表现,东盟很难做到这一点,将会呈现四分五裂的状态。故而,这也可以理解为何东南亚国家普遍对特朗普的亚太政策感到担忧甚至害怕。
  (二)美国如何处理中美关系
  由于特朗普在竞选中很少提及东南亚事务,因此,东南亚国家特别关注其对华政策和处理同盟关系的政策,认为特朗普在这两方面的政策调整与东南亚利益攸关。
  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东南亚国家的心态矛盾。一方面,他们希望美国继续在亚太地区存在,制衡中国的崛起。例如,《海峡时报》认为,一旦美国减少在亚太的实力存在,中国将是全面的胜利者。但是,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也担心特朗普对华采取贸易制裁措施会波及东南亚的经济发展。拉贾拉南学院的研究报告指出,鉴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已经多次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刻以重税,美国有可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一旦中美爆发贸易战,将会直接影响韩国与日本经济发展,进而影响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
  (三)如何处理与日本、韩国的同盟关系
  观察特朗普亚太政策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要看特朗普是否真正改变对两个亚太重要盟友(日本与韩国)的政策,因为美日韩同盟关系是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石。
  由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反复强调“美国第一”的世界观,声称只有符合美国利益时,美国才会承担国际义务。对于与日本、韩国的同盟关系,特朗普要求 两个国家承担更多的美国驻军的财政支出,并同意韩日自行开发核武器,这让东南亚国家很担忧。《海峡时报》认为,如果美国放弃日本和韩国这两个盟友,让他们自行发展核武器,那么中国的经济霸权和日本的军事冒险主义将使亚太地区进入无政府状态。更重要的是,如果特朗普真得放弃或削弱盟友关系的话,对发展与东盟的伙伴关系将会更加不积极,美国-东盟关系或许重返停滞不前的状态。《缅甸时报》持有相似观点,认为美国削弱同盟关系的行为意味着对东南亚地区同样会采取忽视态度,东南亚从而失去了安全保障的守卫者,地区或将出现不稳定。
  但是,拉贾拉南学院的报告也指出,特朗普的竞选言论多大程度上能够转化为实际政策还需要观察,至少特朗普没有明确何时开始就同盟分担费用的比例进行谈判。而且在他获胜后几天,特朗普已经向韩国确保美国将仍然遵守安全承诺,安倍也已经与特朗普会晤。
  (四)美国经贸政策的走向
  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是东南亚各国最关心的话题,关于这方面的讨论最多,观点分歧也比较大。
  在TPP问题上,新加坡、越南和马来西亚对特朗普彻底放弃TPP表示担忧。《星报》引用马来西亚国际与贸易部长的表态指出,美国退出TPP的话,TPP也就不复存在。 倒是泰国认为TPP的终结并不是完全负面效应,泰国《民族报》的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将很有可能运用关税政策限制进口,或是重新谈判颇有争议的TPP的条款。不过泰国并不是TPP成员国,所以本国利益并不会受到很大损失,更重要的是,越南将不会利用TPP成员国的身份在对美出口中超过泰国。
  不过对于特朗普可能在国内采取的经济政策,东南亚国家普遍关切和担忧。菲律宾国家经济发展局的秘书长厄恩斯特•佩尼亚(Ernesto Pernia)指出,菲律宾有很多电话中心为美国市场提供服务,这为菲律宾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如果特朗普采取“将就业机会带回美国”的政策的话,将会影响菲美经济关系。越南官方媒体越新社则指出,美国是越南农产品、海鲜、服装、鞋业的重要出口市场。而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把越南和中国相提并论。一旦特朗普采取保护主义的贸易措施,越南对美贸易将会受到损害。
  但是,对于特朗普在贸易上采取保护主义政策的可能性及其影响,东南亚有关人士并不完全悲观。厄恩斯特•佩尼亚对于特朗普是否能够强迫私人部门将他们的撤回美国或是转移到其他地区表示怀疑,认为 “毕竟这是由公司而非政府做决定的”。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引用大华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经济学家朱莉亚•高(Julia Goh)的分析指出,亚洲的利率仍然对美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西方现在非常动荡,多数投资者受英国脱欧、欧盟发展前景不明朗等因素的影响,对欧洲的未来持观望与怀疑态度,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对本地区的基础设施和贸易产生了积极的外溢效应,故而,亚太地区仍将会受到美国投资者的青睐。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