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近期日俄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及其对我国的影响
作者:钟飞腾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近年来,日本与俄罗斯之间的外交互动较为频繁。尽管双方在北方四岛归属问题上存在较大的分歧,但日俄首脑实现了互访,在如何进一步推进双边关系方面双方均表现出一定诚意。日俄互动可能产生的地区和国际影响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一、近年来日俄接近的表现与原因
  第一,俄日两国领导人会晤频繁,有强烈意愿改善双边关系。2012 年3 月,普京在即将担任总统之际表示,希望永久解决与日本的领土争端问题。日方对此作出积极评价,认为是普京发出的和解信号,日本应抓住这一难得机会。安倍2012 年底上台后立即宣布,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其外交政策的优先议程之一。2013 年4 月,安倍访问俄罗斯,这是继2003 年1 月小泉之后,时隔十年日本首相再度访问俄罗斯。当时,普京即表示,在领土问题上要争取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2014 年2 月,在欧美普遍制裁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情势下,安倍出席了开幕式,普京也再次表达了解决领土争端的意见。安倍对普京有很高的赞誉,认为在建立强大的国家、复兴民族力量方面,与普京分享着共同的价值观和理念。截至2016 年初,安倍与普京已经会面12 次。安倍和普京的任期到2018 年结束,日方迫切希望普京能在2016 年底访问日本。
  第二,安倍特殊的家族遗产和政治有利时机,使其成为战后日本历史上解决与俄罗斯领土争端的最强势首相。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是日本亲美派的代表性人物,父亲安倍晋太郎则是主导对苏关系的代表。1982-1986 年间,安倍晋太郎担任中曾根内阁的外长,与1985 年3 月担任苏联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关系良好,曾利用冷战结束之际,改善日俄关系。安倍晋太郎本人于1990 年1 月访问苏联,1991 年4 月(去世之前一个月),还接待了访问日本的戈尔巴乔夫。2013 年4 月安倍晋三访问莫斯科期间,参观了他父亲1986 年发起的樱花园,并强调将“继承父亲遗志,把日俄关系推进到像樱花完全开放的时代。”
  目前,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安倍难逢政治竞争对手,而且还是日本现代史上罕见的集权者。安倍不能被简单视作“官二代”,无论是从其在任时间,还是外交来看,安倍的政治抱负和外交手段都很高超,很可能在日本历史上留名,而且安倍也自认是日本第三次开国的设计师。例如,安倍是继其外祖父岸信介之后,第二位在美国参议院演讲的日本首相,其地位在美国人看来类似于1941 年的丘吉尔。为了推进日俄关系改善,安倍于2016 年1 月设立了一个新职位“日俄关系担当大使”(相当于副部长级),任命2010-2015 年间担任日本驻俄罗斯大使的原田亲仁(Chikahito Harada)为负责人,全面管理高层双边会晤,这是不同寻常的,安倍意欲跳过外务省,直接主导对俄罗斯外交。安倍本人将解决与俄罗斯的领土争端视作个人政治生涯的关键点,是提高日本安全、摆脱二战约束的重要手段。在2013 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改善与发展和俄罗斯的全面关系视作日本的主要对外战略目标之一。
  第三,大国战略关系的变动为双方改善关系提供了外部动力。日本之所以急切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主要有两个外部原因,一方面,日本认为中国已经成为日本安全最大的威胁,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升级不利于日本的安全;另一方面,美国权势的衰落已无法全面保障日本的安全,日本可以通过运筹大国关系实现美日同盟中更为对等的关系。俄罗斯改善关系也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对依赖中国的顾虑,希望拓宽俄罗斯亚洲外交的范围;二是撕破西方以7 国集团为核心的对俄罗斯制裁,并利用日本的经济力量加强远东地区的建设。
  二、日本的外交努力和安倍的谈判方案
  日方为准备与普京的高层会晤,不仅派副外长和政府高级代表去俄罗斯商谈,也选派自民党党内担任重要职务的高村正彦和稻田朋美去面谈。
  目前,日本还有相当有利的大国外交的舞台,并打算在7 国集团会议上为俄罗斯说话。但日俄接近能否真正实现的核心还是领土争端问题。从日俄双方的考虑,特别是日方所准备的思路来看,主要有两种选择。
  对日方来说,最优方案是让普京承认日本对“北方领土”的主权,但可以留给俄罗斯实行行政权。日本的凭据是日俄1855 年签署的《下田条约》(Treaty of Shimoda,即《日俄和亲通好条约》),当时规定了北方四岛是日本领土。不过,安倍也意识到,俄罗斯不会那么容易归还领土。因此,可以仿照冲绳归还方案,让俄罗斯承认主权,在5-10 年内先归还两个岛屿(齿舞和色丹),其余可以先签署为期50 年的主权与行政权分离条约。到期后,可以重新谈判,继续持有还是转移给日本。
实际上,这一方案与1956 年日苏谈判条款类似,某种程度上也是对1970 年冲绳归还的借鉴。
  1956 年10 月,在鸠山一郎内阁时期,日本与苏联达成了联合宣言。宣言第九条表示,可以在签署和平协定之后转移齿舞和色丹两个岛。日本签署该协定获得苏联支持加入联合国。但苏联的用词并不是“归还”,俄罗斯今天也坚持这一说法。日苏宣言达成后,本来即将谈判领土问题。但美国表示反对,理由之一是《旧金山和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日本没有权利转移主权。美国担心,日本改善与苏联关系后,将与社会主义集团接近,特别是中日关系有可能发生巨变,不利于日本与东南亚的一体化。
  而且,苏联的让步将导致日本要求美国归还冲绳。为了迎合美国,日本扩大了要求,改变了对领土争端岛屿范围的定义,称之为“北方领土”。
  第二种方案,两国各一半。安倍可能提出第二种方案,即各自一半的主权。因齿舞和色丹两个岛的领土只占四岛总面积的7%,如果按照俄罗斯的既定方案只是“归还”这两个,显然距离安倍的期望太大。此时,第一方案中的行政权归属考虑仍可以实施,未来仍可以转移给日本。这可以缓解日本的主权主张带来的压力,日俄之间仍可达成妥协。
  显然,俄罗斯方面不会答应。2015 年底,日韩之间解决了“慰安妇”问题,但领土问题与“慰安妇”问题的性质不同,领土归属基本是零和的。而且,在慰安妇问题中,美国起了推动作用。但在日俄关系上,美国无法发挥这种作用。
  三、日方难以在领土问题上取得突破的原因
  首先,日俄对领土争端与和平协定的关系看法不同。2016 年4 月15 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日本外长在东京会晤。拉夫罗夫的发言表明,俄罗斯倾向于先签署和平协定,再讨论领土争端问题(俄罗斯称之为“南千岛群岛问题”,日方称之为“北方四岛问题”)。在日方看来,这一表态与2001 年的“伊尔库茨克声明”相比是倒退。当时是普京签署了协定,双方同意将领土问题作为签署和平协定的前提条件。现在,俄罗斯认为两个问题要脱钩,而日方仍然坚持领土问题的解决是签署和平协定的前提。
归根结底,双方对领土争端的起源与性质有不同看法。俄罗斯认为二战中苏联是打败日本的主力,领土是对苏联胜利的回报,具有国际合法性。南千岛群岛根据二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且有相应国际法文件为依据。而日方认为,苏联违背1941 年4 月签署的日苏中立条约,违背了“互相尊重对方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的条约义务,攫取了日本领土。
  其次,日俄解决问题的意愿和实力并不对称。日方比较积极,相比之下,俄罗斯并没有那么迫切的意愿解决领土争端问题或者说签署和平协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 月26 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1956 年苏日宣言已经写明两国关系结束了战争状态,是“和平、友谊和友好”的状态。
  从经济实力看,日本在解决领域争端上所能提供的经济援助有限。
  2013 年,日俄贸易总额332 亿美元,俄罗斯是日本的第14 大贸易伙伴,占日本对外贸易的2.2%(出口的1.5%、进口的2.8%),日本是俄罗斯第8 大贸易伙伴,占3.7%(进口列第4 位、出口列第9 位)。俄罗斯对日出口主要是能源资源,100 亿美元左右。随着日本参加对俄罗斯制裁,贸易额下降了30%。目前,“安倍经济学”成效并不大,日俄经济总量差距由1999 年的23 倍缩小为目前的2.5 倍,加之日本参加了美国发起的对俄罗斯制裁,令俄罗斯对日本战略独立能力欠缺的不满上升。尽管,日本在制裁俄罗斯时三心二意,俄罗斯商人也希望日本在签证方面提供更有利条件,但俄罗斯人普遍认为,目前经济和领土问题已经分离。
  再次,美国反对安倍访问俄罗斯,不愿日俄关系改善。2016 年1 月,在和安倍的电话中,奥巴马明确表示不支持安倍访问俄罗斯。最近美国对日俄接近的态度有所缓和,因美方也不愿意中俄过于接近。但从美国的长期战略考虑来说,日本不能脱离美国、成为独立的战略力量。从杜勒斯时代开始,美国在西太平洋和东亚地区设置的领土格局,是其全球战略的组成部分。在美国主导下,日本因与俄罗斯、韩国、中国存在领土纠纷,难以回归亚洲大陆,只能依附于美日同盟。如果日本解决与俄罗斯的领土纠纷,那么东北亚的这种战略格局就难以保持,特别是日本的动向难以把握。而且,俄罗斯一旦减轻在东部的压力,不利于美欧围剿俄罗斯。
  最后,俄罗斯军方不会同意归还领土。随着气候变暖问题更为突出,北极航线问题在俄罗斯战略中的权重突显,南千岛群岛的战略地位上升了。2016 年3 月底,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称,今年将在千岛群岛部署最新导弹系统。与此同时,日本也开始正式实施新安保法案,其军队有了在海外动武的法律依据,这对俄罗斯而言也不是好事,毕竟日俄在这一海域有渔业纷争。日本长期关注北方的安全威胁,直到2010 年7 月新防卫大纲制订后,日本才将整个国防的重心转向西南方向,但要取得俄罗斯的信任并不容易。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