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欧佩克遭遇的内外冲击
作者:王海滨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2016年9月28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以下称“欧佩克”)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举行的国际能源论坛上达成了减产协议,称将从12月份起,开始把欧佩克国家的原油日产量减少至3250—3300万桶。减产行动预计将持续半年到一年。这是欧佩克2008年以来第一次达成减产协议,被认为意义重大,并震动国际石油市场,油价当日大涨约6%。
  然而,阿尔及尔协议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遭遇巨大挑战,实施的前景不乐观。除了难以摆脱“囚徒困境”的宿命,以及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使它们很难进行产量政策合作外,欧佩克部分产油国以及一些非欧佩克产油国的产量大幅增长动摇了欧佩克减产的决心,并削弱了欧佩克影响国际油价的物质基础。在非欧佩克国家中,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产量增长最引人注目;在欧佩克国家里,产量增长最迅猛的国家之一是利比亚。
  一、卡沙甘油田投产对欧佩克的冲击
  卡沙甘大油田包括卡沙甘、卡拉姆卡斯海上、阿克托特和卡伊兰四个油气田。它是自1968年在阿拉斯加发现普鲁德霍湾海上油田之后世界上最大的油气发现。其原油地质储量达350亿桶以上,可采储量110亿桶以上,天然气储量达1万亿立方米,预测高峰期原油日产量可达150万桶。
  在拖延了10多年之后,卡沙甘超级大油田终于在2016年10月投产。目前,该油田还处在工业试采阶段,今后随着其产量的上升,它除了会给哈萨克斯坦政府和参加开发的石油公司带去丰厚收入外,还会对地区和世界政治造成重要影响。它的投产,恰好发生在欧佩克和一些非欧佩克产油国试图联合限产以支撑国际原油价格之时,客观上对产油国抬价努力造成打击。此外,卡沙甘原油将运经俄罗斯领土,由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Transneft)负责运到俄分别位于黑海和波罗的海的港口,之后再出口到国际市场。这样的安排增强了俄罗斯对里海石油的控制权,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意义。相应地,美国以及它在欧亚地区的土耳其等盟友对里海石油生产和出口的影响力会有所下降。
  根据最开始的计划,卡沙甘油田本应于2005年投产,然而由于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卡沙甘油田的投产先后被推迟了四次,直到最近才开始。目前它的产量为10万桶/日,生产商意大利埃尼公司(Eni)计划将其日产量在2016年底提高到20万桶,到2017年底再提高约一倍,至37万桶。它远期的生产潜力更加可观。如果卡沙甘项目的后续资金需求落实,其今后的开发计划顺利推进,它的高峰日产量能达到150万桶,这几乎相当于目前哈萨克斯坦的全国原油总产量,也约等于目前世界原油的1/60,这意味着世界开采出的大约每60桶原油,就有一桶出自卡沙甘油田。
  9月28日,欧佩克达成初步减产协议。10月,卡沙甘油田投产。尽管短期内卡沙甘对欧佩克国家出口市场的冲击还很小,但这冲击将越来越强。
  二、俄罗斯积极抢占欧佩克的市场份额
  俄罗斯是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之一。欧佩克国家很重视俄的产量政策,近期一直努力争取俄对其限产行动的配合。俄罗斯虽然表面上同意,但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行动上却是积极增产。最近俄接连打破产量历史最高纪录。10月俄石油产量增至1120万桶/日,和9月份相比,增长10万桶/日。而且,俄罗斯石油公司CEO谢钦在10月的伊斯坦布尔世界能源大会上称,今后俄的石油日产量还将增加800万桶。
  历史上,欧佩克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集团,而前苏联/俄罗斯作为欧佩克之外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它们之间相处得并不愉快。首先,史上曾经有数次,低油价迫使欧佩克和俄罗斯酝酿减产,以推高油价,但每次它们之间的谈判都不轻松。其次,即使它们之间的减产协议谈成,协议后来也被撕毁。比如,2001年欧佩克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了减产协议,但之后俄罗斯不仅没有减产,反而增产。这严重削弱了它们之间的互信。因此,目前欧佩克酝酿限产以拯救油价,本就对俄罗斯的配合期望值不高,只是希望俄别挖墙脚。然而,从俄罗斯最近的行动看,欧佩克的这一期望恐怕要落空。
  近期俄罗斯石油公司正积极抢夺欧佩克国家的市场份额,尤其是抢夺欧佩克在中国的份额。目前中国“坐二争一”,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原油净进口国,而且将较快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为了争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产油国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其中,俄罗斯石油在中国市场上对沙特阿拉伯等欧佩克国家的冲击正在增强。2016年前三个季度,沙特阿拉伯虽仍然是中国最大石油进口来源,但其对中国的原油出口量只比俄罗斯多65万吨。从增速来看,俄罗斯对华出口量同比增加了25.7%,而沙特阿拉伯只增长了0.8%。俄罗斯石油对华出口大增的主要原因是找到了较多新客户——民营炼厂。中国民营炼厂一年半之前才获得原油进口资格,是中国原油进口的新兴力量。由于俄罗斯石油公司向民营炼厂提供的贸易合同条款较灵活,深受它们的欢迎,而沙特阿拉伯等欧佩克国家石油公司的经营策略较“死板”。预计四季度,民营炼厂将继续偏爱俄罗斯油,结果2016年全年俄罗斯将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
  三、利比亚产量回升在路上
  利比亚的探明石油储量达到500亿桶,是非洲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2011年内战爆发之前,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基本稳定在160万桶/日以上。然而,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陷入长期内乱,各派军阀相互混战,更有“伊斯兰国”渗入。利比亚石油生产和出口受到内乱的严重影响,产量最低时跌到不足20万桶/日。
  然而,2016年9月起利比亚石油生产和出口开始出现重大变化。利比亚的石油出口主要集中在石油新月地带,即苏尔特湾沿岸。月初,哈夫塔尔(KhalifaHaftar)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Libya National Army,LNA)控制新月地带,并允许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扩大石油出口和生产。之后,利比亚的石油生产和出口状况迅速好转。石油日产量从之前的约30万桶,增长到约60万桶。
  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还将继续上升。毕竟在1970年,利比亚的石油日产量就已经高达336万桶。从资源基础看,利比亚石油产量回升的空间很大。利比亚石油产量在目前这个敏感时期的快速回升对欧佩克的限产努力也绝非好事。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