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巴基斯坦“大南亚”倡议的动机及面临的挑战
作者:吴兆礼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2016年10月上旬,巴基斯坦议员穆沙希德•侯赛因•赛义德(Mushahid Hussain Syed)率领的巴议会代表团访美期间在与美国媒体对话中提出了“大南亚”(Greater South Asia)概念,指出正在形成的“大南亚”涵盖南亚、中亚、伊朗以及中国,认为中巴经济走廊是连接南亚与中亚并助力“大南亚”形成的关键。目前,印巴关系因恐怖袭击再陷严重对立,南亚地区局势紧张而敏感。在此敏感时期,为顺利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并实现我对南亚政策目标,在审慎研判巴基斯坦重提并倡导“大南亚”动机的基础上,就如何回应巴的“大南亚”倡议以及做出科学决策提出政策建议。
  一、巴基斯坦提出“大南亚”的战略诉求
  “大南亚”概念并非巴基斯坦首创,美国早在十年前就倡导此概念,“新丝绸之路计划”就是美推动此概念的重要战略设计。但与美国推动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有利用印度牵制中国并绕开伊朗的图谋不同,巴基斯坦的“大南亚”将中国和伊朗作为此倡议的重要组成,尤其是希望借重中国主导的中巴经济走廊。具体而言,巴的“大南亚”是其应对印巴实力失衡、对冲印地区霸权地位并相对提升巴地区合作话语权、维系与美国盟友关系、推进地区联通建设等系列动机的“组合拳”。
  第一,削弱印度地区霸权是巴“大南亚”倡议的长期目标。因印度在南盟中拥有相对优势,导致巴基斯坦在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南盟)中的话语权有限。巴在“大南亚”倡议中引入中国、伊朗和中亚地区的五个共和国,长期上能“稀释”印度在南盟中的优势与影响力,有利于巴在地区合作机制中地位相对提升。
  第二,对冲印度抵制南盟峰会成为巴外交的当务之急。2016年发生的两起恐怖袭击造成印巴关系跌入谷底,双边关系剑拔弩张,印度发起抵制在伊斯兰堡召开的第19次南盟峰会。在印度的鼓动下,孟加拉国、不丹、阿富汗、,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等五国已经明确表示不参与峰会。在此背景下,巴倡导“大南亚”,希望印度参与其中,这实际上也是巴基斯坦在与印关系陷入严重对抗后试图缓和与印度关系的信号,希望借此化解印度抵制南盟峰会的尴尬。
  第三,放大与美国利益交集以应对美国对巴“战略疏远”。近来美国的南亚战略进一步向印度倾斜,对巴基斯坦的不满上升,对巴经济军事援助也遭遇美国会阻力。同时,美国2006年出台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也因遭遇巴基斯坦“瓶颈”而几近“夭折”。在美国南亚政策呈现“重印轻巴”趋势加速发展并在外交上进一步“近印疏巴”的背景下,巴祭出“大南亚”牌,就是希望在地区战略上与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形成更大的交集,扭转美国对巴战略疏离态势。
  第四,转嫁因恐怖主义问题导致的战略压力。美国“新丝绸之路计划”最大的现实障碍在于印巴关系,计划的未来成效取决于印巴关系实质改善。推动印巴和平进程取得实质进展,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重要期待。巴抛出“大南亚”并希望印度参与这样“安排”,有利于将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南亚地区合作停滞的压力引向印度,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美国在推动“新丝绸之路计划”上对巴施加的压力,把“球”推给印度。
  二、巴基斯坦倡导“大南亚”的困难与挑战  
  尽管巴基斯坦提出的“大南亚”倡议与美国倡导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有一定的利益交集,与我“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目标也高度契合,但巴推动“大南亚”仍面临严重的困难与挑战。
  第一,巴的“大南亚”倡议与美“新丝绸之路计划”战略目标存差异,获得美国明确支持的可能性较小。巴议员在美国提出“大南亚”,首先是希望向美国传递信号,即巴美在推进地区合作上有共同的战略诉求。但客观分析,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除推进以阿富汗为枢纽的“中亚—阿富汗—南亚—东南亚”跨区域合作外,还有孤立伊朗和限制中国影响的战略设计,而巴的“大南亚”倡议明确包括伊朗和中国,导致美巴在战略目标设计上存在巨大的分歧。
  第二,巴提出“大南亚”倡议,近期目标是化解印度因恐怖主义问题对巴实施的国际孤立,但印度在国际上孤立巴的决心空前、投入的外交资源多,印度回应并参与“大南亚”倡议的可能性小。尤其是印度大双边上、地区上甚至国际多边场合加大致力于孤立巴基斯坦的外交努力,在此背景下印度回应巴“大南亚”倡议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第三,长期来看,印控克什米尔动荡持续升级以及解决前景渺茫,印巴对抗在未来几年内缓和的可能性小。在应对克什米尔动荡上因人权问题印度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印度为转嫁压力升级与巴对抗等级。长期趋势上,印巴关系将处于“关系缓和—启动对话进程—关系恶化—搁置对话进程”的怪圈,导致印度对巴提议给予积极回应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即使在关系缓和背景下有所回应,关系恶化时也会“撤回”承诺。
  第四,受地缘政治经济因素影响,南亚的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等国对“大南亚”倡议兴趣较小,加之印度抵制巴基斯坦的资源投入,地区国家回应巴方倡议的可能性极低。因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孟加拉是印度洋沿岸国家,对外贸易并非主要依靠内陆互联互通,对巴“大南亚”倡议兴趣很小,而尼泊尔和不丹尽管是“内陆锁国”,但因地理上要通过印度与巴基斯坦联通,基本上要看印度的“脸色”行事。而“大南亚”的最大受益方仍是阿富汗,但鉴于阿与印关系,阿方也不会积极回应。
  第五,从“大南亚”概念本身来看,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存在逻辑混淆。巴的“大南亚”倡议包括伊朗、南亚、中亚以及中国,但从地理范围看,伊朗是西亚国家,中国是东亚国家,中亚也与南亚存在地理分界。因此,巴以“大南亚”倡议提出跨地区合作,从概念本身就不具说服力。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