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创造性应对东亚的变局
作者:张蕴岭来源:时间:2014-11-04

东亚地区的关系和格局正在发生重要的转变。如何认识这些变化,如何创造性地应对东亚变局,我谈一些看法。

冷战结束以后,东亚地区局势保持发展与和平的大局,这主要得益于两个“红利”:一是开放发展的红利。开放发展成为这一区域所有国家的主要政策。这使得东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深入发展,而且这种开放发展的态势在亚太地区形成了一种“开放性平衡”。“开放性平衡”就是一种以开放性的市场框架为基础,在各个经济体之间建立一种参与、分工和交换网络。在亚太地区,大体来说,形成“东亚生产、北美消费”的大框架(当然,存在失衡的风险)。处在这样的架构之内,各经济体之间相互参与和相互依赖关系。冷战结束以后,原来的政治分裂缩小,东亚地区巨大多数国家都实施了开放发展的战略,参与了经济一体化的过程。在东亚地区,构成了一个扩大的生产网络,与北美形成了一个大的区域链接。这种开放发展的态势促进了地区的经济发展,增加了共利的基础。二是协商与合作的红利。冷战结束后,国家间构建伙伴关系成为潮流,伙伴关系的核心是展开对话、协商与合作。伙伴关系是冷战结束后国家间关系的一个新发展,这要归功于中国的贡献。冷战结束以苏联解体和以苏联为首的集团垮台为标志,美国人宣称“历史的总结”,认为共产党执政成为历史。中国如何办?要构建一种什么样的对外关系?中国没有采取对抗战略,而是选择了新战略,即与各国建立伙伴关系。伙伴关系是中国对国际关系的一个巨大贡献,因为之前没有国家把伙伴关系定位为大战略。什么是伙伴关系?核心是非对抗,是推进协商与合作

有人批评中国搞的伙伴关系不起作用。事实上,管不管用看要看结果。构建伙伴关系的结果是,防止了新的对抗与冲突。现在,伙伴关系已经成为国际上对外关系的普遍接受的方式。不只中国寻求建立这种伙伴关系,许多国家都参与到各种各样伙伴关系的建立中来了。构建伙伴关系使得过去的一些敌人变成了伙伴,国家间的关系得到了改善。目前,东亚唯一的一个不稳定因素是朝鲜半岛的局势,但是朝鲜半岛一直也没有发生大的冲突,特别是没有发生战争。在一定程度上,东亚地区成为世界上最稳定的地区。这样一种稳定与和平发展的红利保证了东亚地区的发展。

维护东亚和平发展局面的主导因素,一是中国经济上的快速发展,为东亚地区的经济繁荣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成为大多数东亚经济体的最大市场,东亚从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大大受益。2000年中国提出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一些国家怀疑能不能从自由贸易区安排中获益。当时,朱镕基总理就指出,目的就是致力于构建一种长期的关系,使东盟从中国的发展中受益。这样一种最基本的思路就决定了中国要保证使东盟从与中国的制度化构建受益。有人说中国不能提供区域公共产品,这并不正确,中国提供大的市场,发展的红利,这不就是公共产品吗?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和由此提供的市场机会带动了东亚地区经济的发展。东亚地区的第一轮发展是80年代后期日本投资的向外转移,因为日元升值,日本的企业大举向外转移到东南亚。第二轮发展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国开始快速发展。特别是2000年以后,中国经济规模迅速增大,成为东亚地区的发展动力源。韩国、台湾地区,日本,东南亚等都获得了这种发展红利。

区域合作成为增进共利、维护和平发展的一个重要机制。尽管东亚地区的区域合作是一种多重构造,但一个突出特点是,这些合作机制的主导性功能是参与、分工和寻求机会,为此寻找共同利益汇合。虽然存在“竞争性合作”,但不是一种打垮对手的零和游戏,而是一种竞争性分工合作。这使得区域合作成为增进共利,维护和平发展的一个重要机制。

朝鲜问题存在发生冲突的风险,但多数国家也有共识,即保持朝鲜半岛局势的稳定,避免发生大的冲突。当年,朝鲜战争爆发和扩大,就是因为各方没有形成共识。六方会谈创造了一个各方共识的框架。虽然没有根本性地解决问题,但也没有加剧问题的爆发,这使得朝鲜问题在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大的共识。虽然这种共识还不够深入和稳固,特别是中美战略性的共识还不一致,但是在避免地区战争,防止核扩散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还有就是台海两岸关系逐渐稳定与改善。从1996年李登辉上台战争一触即发,到后面的逐步稳定与改善,最后到今天,两岸关系进入了最好、最稳固的时期。

当然,我们也看到,东亚局势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这些变化对于近期的和未来的发展都会产生影响。

其一,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严重的金融/经济危机,改变了东亚—北美的“危险平衡”。过去东亚—北美的平衡是东亚生产,美国消费,东亚生产越多,美国需求、消费越多。但是美国的消费是靠虚拟信贷支撑,而东亚的生产主要靠出口拉动,所以这种平衡是一种难以持久。次贷危机爆发之后,这种危险的平衡就被破坏掉了,所以东亚面临着新的发展环境。尽管东亚地区的生产环境还没改变,但是生产发展的内动力已经发生了变化。

其二,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改变了协商与合作的政治环境,导致地区关系新的调整与重构。“重返亚太”战略是一种以美国为中心的战略调整,这种战略调整对东亚地区的关系产生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协商与合作的政治环境。比如美国主动寻求参与东盟峰会,虽然签订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但是美国参与进来就会按照它的利益和战略来影响进程。这种主动自我构造的战略意在重塑美国主导能力,捍卫美国的利益。这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化,改变了合作、共利为基础的区域框架。

其三,美国领导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制定新规则,使亚太一体化的框架发生了扭曲,以发展为基调的东亚区域构造面临挑战。由于东亚国家拥有廉价劳动力和优惠的政策,在经济发展方面具有后发优势,对美国利益形成了巨大挑战,所以美国要重塑规则。这改变了过去开放发展的规则,也改变了亚太地区以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为中心,逐步、自愿参加的亚太地区贸易环境。

支撑东亚和平发展的因素发生了许多变化。其一,中国现在进入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新阶段,经济由高速发展转入中速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所有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国家和地区都必须改变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和构造;其二,美国的积极介入打破了东亚地区原有的平衡关系,引起了复杂的调整与冲突,特别是引起了局部的冲突升温,岛礁和海域争端升温导致中国与日本、菲律宾这些国家的关系紧张。

如何因对这些变化呢?东亚地区的各方如何进行调整,如何重树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的环境呢?

其一,东亚经济必须进行转型。中国的转型是艰难的,中国不仅要降低经济增长方式,而且要创造新的结构。这种转型也同样带来了新的机遇,中国越来越多地依靠创新和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改变了过去主要靠引进和加工拉动经济的发展方式。中国最近的越来越多地提到“构造产业链”这个概念。过去中国只是参与到别人构造的产业链中,现在中国要构造自己的产业链。过去中国更多地考虑如何保证出口的问题,今后更多地要考虑内需的问题。在这种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中国仍然拥有发展的空间,需要谨慎乐观地对待。在今后十年,中国可以保持7%的经济增长速度,再十年以后降到5%-6%,再十年降到4%左右,这是一种逐步地向下调整的过程。另外,应对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培育新的增长中心,推动产业链的重组,创造国内和区域的需求机制。东亚需要调整之前以需求为基础的发展模式,创造一种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东盟提出了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战略,创造了一种有别于TPP的新模式,着眼于发展的框架。如果说TPP的特征是新制度构造,以深化开放为基点,那么RCEP主要是以深化合作来开拓发展的新空间,以服务于东亚的经济发展。

其二,超越争端,克服“修昔底德陷阱”(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是一种伙伴关系,可以帮助中美,也包括其他国家避免冲突,推进对话,增进合作,实现中国的和平竞争与复兴。中国,也包括相关各方,需要耐心应对领土争端,努力“搁置争议”,突破“钓鱼岛之困”和南海争端“赌咒”。

  新一届中国领导人提出实现“中国梦”等的战略。中国梦的核心是实现中国的复兴,恢复中国应有的地位。中国梦与其它国家的发展是相通的。中国梦求得自己民族的复兴,不是寻求霸权。中国一直都在努力实现这种复兴,经过几代领导人的努力,现在中国更加接近实现中国梦。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的水平,GDP总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二,中国梦的提出是这一发展趋势的必然。而且新一届领导人的政策取向也是很清晰的,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坚持合作共赢的道路。因此,东亚地区会因中国复兴而繁荣,大家应该重新找回东亚合作共赢的意识,重聚共识,创造性应对出现的新变化。新变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成功在于把握大局和把握机会。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