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美国新战略与对华关系
作者:张蕴岭来源:时间:2014-11-04

美国推出重返亚太新战略,这对中美关系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如何分析、认识和定位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至关重要。

 

一、美国新战略的特征

 

美国的新经济战略,主要是要实现“再平衡”。为此,其一,采取单边主义限制措施,包括对中国的产品实施反倾销措施,压人民币升值,限制中国向美出口的增加,其二,立新规,遏制和削弱中国的竞争力,启动TP则是想为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不公平竞争问题”,通过新规则“规范”中国的经营和产品条件与标准(包括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信贷等),吸引美国企业生产回归。

尽管不能说TPP完全是针对中国的,但中国是新竞争者的“头领”,自然主要的目标是中国。从未来发展看,中美之间的经济会继续被两条线牵引:一是经济相互依赖性继续增强;二是各种摩擦、矛盾很多,争争吵吵不断。

未来的TPP新规会是中美经济政策与体制的深刻碰撞。同时,美国会谈判更多的自贸区,在它们中体现新规,这样,大部分新规将逐步成为被大家认可的标准。这也正是美国要达到的战略目标。

美国的安全战略是要一箭双雕:既要规约中国的行为,遏制中国的扩张力,又要保持与中国的对话和可能的合作,从而最大限度的维护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地位、利益和影响力。

美国坚信,中国的崛起必然会挑战和排斥美国的利益和影响,而且认为中国在亚洲正在这样做。因此,美国有强烈的危机感。美国新战略的设计和运作越来越把中国作为一个主要的挑战者和利益致损者,为此,美国加大制约和监控中国军力发展和行为的力度,压制中国的战略运作空间,防止中国做大,不惜挑动一些国家与中国闹,搅乱中国的周边环境。不过,美国还是尽可能留有空间,一是不把中国逼到死角,避免激起中国的直接对抗,避免直接卷入那些不危及美国重大利益的争端;二是与中国开展战略对话,在涉及双边共同利益和地区利益的诸多问题上进行对话,协商,寻求进行合作的途径和方式。

因此,在美国的新战略环境下,中美并不是一种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的零和关系,也不是一种全面对抗关系。中美之间在诸多方面尚存在对话、协商与合作的空间。同时,地区多数国家也会发展与中国的对话、协商与合作,避免把自己置于中美关系的夹缝里。

美国新战略下的地区关系格局,不是以中美对抗为基轴,也不是中美主导的。从未来发展看,既有突破美国主导的传统框架制约的努力,也有突破中美关系挤压的努力,多向努力,多个角色,多个层次,是一个大趋势。这样的发展,使中国拥有很大的运筹空间。

 

二、思考与建议

 

中美关系是最复杂、最难把握和最难处理的关系,既有战略利益的碰撞,又有共同的利益联结。美国要尽力维护其主导地位和利益,中国要突破现有体系的制约和美国布下的遏制网;美国作为一个现有的占主导地位的霸权国家,不会信任一个快速崛起的中国不对其发起挑战,而中国作为一个力量迅速上升的大国也不会信任美国不对其不加阻挠和遏制。缺信是中美关系中的最大结症。中国提出并推动新型大国关系,美国并不相信,也不愿意与中国同步,但美国也难以公开拒绝。

中美之间有“缓冲剂”:一是相互粘连的经济和安全利益,二是避免发生对抗,特别是战争的认知,因为,发生对抗,尤其是战争,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会两败俱伤。实力的天平向中国一方倾斜,只要中国能把握好,不与之正面冲突,避免对抗,保持“冷和平”,增加合作也是可能的和可行的。

中国实现快速发展得益于利用现有开放的国际市场和国际体系,得益于有一个和平的发展大环境,这两个方面都与我国与美国的关系处理的比较好有直接关系。在实施改革开放政策的30多年里,中美关系经历了多变,起伏,出现过激烈的摩擦,甚至对立,平稳的时候不多。但是,我们把握住了大局,稳住了中美关系稳。稳住了中美关系,就保住了和平发展环境的大局,这对中国构建一个总体有利的发展环境至关重要。今后,中国仍然需要长期的和平发展环境,亚太地区的和平是核心,与美国保持非对抗关系是关键。

即便中国在经济总量上接近,甚至赶上美国,也没有资本与美国争霸。出于长期形成的关系和对中国主导的惧怕,再加上现存的争端,如果中美发生对抗,亚太地区国家站在美国一方的可能居多,站在中国方面的会很少,这样,我国可能会处于“战略孤立”的地位。因此,对中国来说,稳住中美关系,避免对抗,寻求合作,仍然是今后相当一个时期的大战略。

 

(二)政策性建议

 

1、贸易上,纠正过度不平衡也是符合我国利益的。因此,我国可以减少那些对美国出口过度集中产品数量,采取“自愿限制”措施。降低出口依赖度是转变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我应积极推动国内消费,像太阳能、风能这样的产品,现主要以外销为主,应该加大国内利用的力度,让国内成为主要的消费市场。在中美经济战略对话框架下,就推动贸易平衡进行协商,达成协议,建立经济合作委员会,具体规划和推进两国在油气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太阳能技术等领域的合作。

鉴于当前的贸易不平衡在不少程度上是传统的国际贸易统计造成的,中国应积极推动贸易统计新规则的研究,可以主动提出与美国合作,并通过世贸组织,设立研究专家委员会。

TPP对我国的影响主要是规则,谈判很艰难,按美国的方案谈,也是一厢情愿。我国不必急于参与谈判,我们可以采取双管齐下的战略:一是积极推动中美双边的投资协定谈判,在此基础上推进中美自贸协定谈判;二是以更加开放的政策,推进16个国家参加的RCEP谈判,争取2015年底签订基本框架协议,这个大框架影响大,要有不同于TPP的模式,同时,继续推进中日韩三国自贸区谈判。对于TPP,我国应采取“积极的观察和应对态度”,即跟踪研究进展,主动应对调整,提高我国出口部门的适应性,尤其是那些新设立的议题,大都是我国要进一步改革的,让TPP成为外部推动我国改革的一个倒逼机制。

2、缺乏共同安全机制是中美战略失信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的新战略则进一步加深了安全机制的分隔。因此,中国应该积极推动区域新安全合作机制的建设。六方会谈本来是一个把中国与美国容纳在一起的地区安全合作机制,也有以此为基础构建东北亚安全机制的打算,但是,朝半岛问题复杂,韩日是美国的同盟支柱,建立东北亚新区域安全机制的前景并不乐观,一时也难有大的进展。东亚峰会是囊括所有亚太大国的区域机制,应该积极推动它成为一个安全与战略论坛,推动机制建设,以此打破(至少可以平衡)美国主导亚太安全机制的旧格局。中国应该积极支持在东亚峰会框架下召开国防部长会议,开展军事交流与合作,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建立危机处理合作机制,建立东亚峰会秘书处。

要进一步加强上合组织的安全合作机制化建设,借中俄关系提升的契机,把上合组织的合作水平再提高一步。同时,推动落实亚信框架下的安全共识,推动亚洲新安全机制建设。

3、政治上改变中国,原是美国对中国的主要战略,但现在美国已经认识到,在中国搞颜色革命难了。尽管美国还会在这方面做努力,鼓动中国国内与在外部的政治异见势力,但是主要的战略转向安全,积极推动建立军事“压制圈”,扩大同盟和友盟阵线,在中国周边挑动事端,借机介入,提升影响力。因此,我国要重视周边地区依托带的建设,加强经济链接,提升对大局的掌控与干预能力,阻止在我国周边地区滋事。

今后的一个相当长时期,中国还是要与美国学会周旋,与之打太极拳。美国不是一个衰落的国家,只是一个相对下降的国家。美国的主导战略并非要亡中国,而是防中国。美国遏制中国力量与影响提升,为中国崛起制造麻烦,让中国乱了方寸,对于这一点,要有基本的战略判断。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