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国际新规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门槛——张蕴岭谈中国处在新发展战略机遇期的应对
作者:来源:时间:2014-11-04

《中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国际环境》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认为,中国未来的发展面临着新的国际环境,面临巨大的压力和严峻的挑战,特别是国际新规则,涉及国内经济管理体制、政策、企业参与能力的诸多方面的改革与调整。然而,国际新规则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门槛。中国要练好内功,提升跨越门槛的能力。中国在深化改革与加快开放上有大的进展,取得成效,就能在变化的环境中取得新的竞争优势,从而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铺垫新的基础。

中国现在处于矛盾中心

 

  《经济参考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学部考虑推出这本书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张蕴岭:主要是时机很好。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提出实现“中国梦”这个大战略。什么是中国梦?从宏观的视野来看,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使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具体一些来说,就是第一步,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步,到2050年建成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实现中国梦的第一步是关键,这也是发展机遇期的最直接和最现实的含义。

    未来一个时期,中国仍然处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但面临的是不一样的战略机遇期。这是一个大定位、大认识。因为,中国发展到这一步,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需要转型,需要提升。然而,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无论是世界经济的发展总态势、外部的市场环境、参与的国际分工结构,还是对外的关系格局与特性,都正在并将继续发生重要的变化。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自己本身的发展道路,与外部的关系结构,以及对外部的影响,都与过去有很大不同;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也跟别国不一样。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主要的利益关注和需求还是发展问题;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对于外部环境,既有适应性利用的问题,也有创造性构建的问题。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中国一方面是一个参与者,另一方面也是一个竞争者和改变者。作为参与者,中国从现行体系中获益,有维护其稳定的责任和利益诉求;作为竞争者和改变者,中国对现行体系不满意,有推动调整改革的动力。前者会得到主导现行体系国家的赞许,而后者则会受到它们的责难与阻挠。中国的竞争性参与和推动调整改革的意图会使其面对的外部环境变得非常复杂。由此,分析和认识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必须有长远和战略的视野,必须把多种因素综合考虑。同时,中国本身是战略期环境的一个重要变量,因此,任何对外部环境的判断都必须考虑中国本身的权重和影响。

中国面对不同的机遇期

 

  《经济参考报》:应该如何理解中国仍然处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张蕴岭:中国面对的是一个与过去不同的机遇期。对于不同,我们可以从四个方面来认识。其一,中国正在从国际经济体系外生变量转变为国际经济体系的重要内生变量。过去,我们认为国际经济环境影响我们发展是一个外在的客观存在,但现在讲国际经济环境,就必须把自己作为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换句话说,我们国内的一些变化和政策措施会立即影响我国面临的周围的国际经济环境。

    其二,西方发达国家的主要战略关注从巩固冷战后的国际经济秩序转向应对中国以及新兴经济群体的崛起,世界主要矛盾正在发生变化。

    其三,国际发展空间的增长点从发达国家转向包括新兴市场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如今,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已经占据了世界经济的半壁江山,今后还会进一步增加。这也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增大。

    其四,中国的比较优势从“两极互补”转向“承上启下”。所谓“两极互补”,是指我国的廉价劳动力、廉价的生产要素与发达国家的资本要素之间的互补;所谓“承上启下”,是指我国的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优势渐渐消退,需要向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转移。我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将逐步形成新的比较优势,在装备制造业等资本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产业进入产业链的中高端。

    从总的环境看,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但也应该看到,当今世界发展的主要矛盾变了,主线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一批新兴经济体崛起与发达国家要维护其主导地位之间的矛盾。当前世界的主要矛盾是由发展引出来的,是由发展导致的经济政治格局的改变引出来的。中国现在处于矛盾的核心位置,这是一个客观事实,是我们不能回避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可调和与中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终止。

中国要做建设性的改革者

 

《经济参考报》:中国应该如何把握这一新的发展战略机遇期?

    张蕴岭:在很大程度上说,发达国家领衔的新规则制定是为了应对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经济快速崛起所带来的挑战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然而,中国也有应对挑战的有利条件:一是中国已经制定了主动调整与转变的战略和实施规划;二是中国经济发展本身奠定了应对挑战的基础,进入打造新经济结构和竞争力的阶段。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不仅为中国经济深化改革加快开放制定了大战略,而且明晰了行动的进程。中国的深度改革开放取向是与世界经济发展的新趋势相向而行的,是与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创建新的竞争优势合拍的。

    重要的是,在新的格局下,中国要正确地把握其与现存国际经济秩序之间的关系。中国在全球GDP中的份额不断扩大,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将来的权重还会提升。这个发展本身就是挑战,就会引起诸多因素的变化,也会引起新的矛盾。国际经济秩序是以力量对比为基础的,实力格局变了,就要求调整。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也是改变者。由于是参与者,所以要做建设性的改革者,而不是做颠覆者。只要这样做了,新秩序的转变就是和平的,就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是顺应历史发展趋势的,也是国际社会可以接受和认同的。

    随着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提升,影响力增强,中国应当提供更多的全球公共产品,这是作为建设性改革者必须做到的。中国越来越多的利益是在国际参与和交往中实现的,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本身就是创造有利的国际经济环境。一般来说,全球公共产品主要有三种。一是增长的公共产品。这可以体现在中国经济本身保持稳定和较高的增长,提供不断增大的市场需求,提供稳定与可信度高的交易货币(人民币)等。二是国际体系运行公共产品。这可以体现在中国通过积极参与保持国际体系的稳定,推动有序的改革,向国际机构提供更多的捐资等。三是世界发展的公共产品。这可以体现在中国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欠发达国家的援助,推动区域和世界互联互通的发展等。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