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一带一路”:构建共同发展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
作者:来源:时间:2014-11-04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丝绸之路”自古就是东西方文化、科技交流和经贸合作的通道和桥梁,‘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是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的深化,是适应经济全球化和我国国内经济和外贸发展与“走出去”的现实需求而提出来的。它标志着我国对与周边国家关系认识上的战略性转变,强调构建相互依托、共同发展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

自去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发表重要演讲时提出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10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东盟国家时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后,“一带一路”这一国家战略在国内外引起重大反响。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应着眼长远和全局,规划优先秩序,先易后难,先近后远,抓住重点,以创建和平发展的环境为出发点,以亲诚惠容的理念为指导,落实中国对世界的承诺,从区域大国走向全球负责任的大国。

标志着与周边国家关系认识的战略性转变

记者:您不仅是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还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政府工作组成员,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也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您认为,站在历史新的起点上,我国提出“一带一路”这一宏大的战略构想有什么时代背景?

张蕴岭:“一带一路”是重大国家战略,除了“一带一路”外,去年还推出了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升级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还有加快与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我认为,这是我国新的周边发展战略。

我国周边地区聚集着全球有影响的大国,除我国外,还有俄罗斯、日本、印度,同时周边地区是全球经济活力最旺盛、新兴经济体最集中的地区。世界发展和战略重心大幅度向我国周边地区倾斜。

我国一向把加强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定为国家对外关系的重点和外交的优先目标。去年中央召开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强调“无论从地理方位、自然环境还是相互关系看,周边对我国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要积极运筹外交全局,突出周边在我国发展大局和外交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同时提出我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是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突出亲、诚、惠、容的理念。

“一带一路”也就应运而生。这标志着我国对与周边国家关系认识的重大战略性转变。在海陆丝绸之路建设的背后,我国新的国家战略日渐清晰,即推动基于共同发展的我国与周边国家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当然,这里所说的共同体是关系,而不是制度,不像欧盟那样是超国家的合作组织,也不像东盟那样,是以实质性机制化建设为基础的。

这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认识。一方面,2010年我国经济总量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2012年我国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经济总量的51%。我国快速发展起来的强大经济是开放型经济,与历史上的封闭型经济、自我强大不一样,它与区域市场紧密联系,而且未来我国经济的发展提升也需要与外部打造更加密切、高水平的关系。

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主要依靠吸收外资、扩大出口来加快发展。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后,未来我国经济要实现由大变强的提升转变,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升级,很重要的是把我国周边国家作为重要的大的战略依托区和共同发展区来认识、规划和营造。

记者:如何具体理解呢?

张蕴岭:改革开放后,周边国家成为我国重要的出口市场,但周边除了个别发达国家外,我国的西北部、南部、东南部,包括南亚、东盟、中亚等国家都是不发达地区,这些地区发展愿望强烈,发展潜力巨大。

通过我国的发展,通过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合作共赢,打造共同发展的区域,构建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从而实现两个目标:一是让周边国家从我国的发展中得到好处,这是当时中国-东盟自贸区建立时提出的战略,我当时是自贸区专家组成员,参与设计和研究;二是在我国的发展带动周边国家发展的基础上,通过周边国家的发展和强大,使我国的发展基础和发展空间更大,也就是说有一个宽阔的经济大区域可以作为依托。

“一带一路”是一种跨区域的开放性框架,可以有很长的延伸和拓展空间,从亚洲到欧洲,到非洲,不需要画出清晰的线路图,是一个带有动态特征的战略性规划,是开放性的,这样,可以推动亚非欧大陆和沿海各国的经济合作,促进各国经济发展,进一步改变整个亚非欧的经济版图。对我国来讲,建设“一带一路”具有多重战略意义。

主动型全球战略应着眼长远规划优先秩序

记者:传统的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是什么样的?“一带一路”战略有什么具体内涵?

张蕴岭:传统的丝绸之路,起自中国古代都城长安(今西安),经中亚国家、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而达地中海,以罗马为终点,全长6440公里。这条路被认为是连结亚欧大陆的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路,而丝绸则是最具代表性的货物。

公元前200年秦汉之际兴起的海上丝绸之路,在历史延伸中不断拓展为交通贸易的黄金路线。这条海道自中国东南沿海,穿过南中国海,进入印度洋、波斯湾,远及东非、欧洲,构成四通八达的网络,海上丝绸之路成为沟通全球文明的重要走廊。

现在我们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已被赋予新的内涵。这是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的深化,是适应经济全球化和我国国内经济和外贸发展与“走出去”的现实需求提出来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提出,“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过去我国企业“走出去”主要是为了资源,为了把产品卖出去,现在企业“走出去”,主要是要考虑产业链转构建的需求。过去,我国企业主要是参加由美欧日发达国家公司建造的产业链,今后要打造自己的产业链,既包括区域网络,也包括带有全球特征的网络,这样,走出去就具有了根基,也可以更好的带动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丝绸之路经济带”东边牵着具有活力的东亚和亚太经济圈,西边系着发达的欧洲经济圈,沿线国家经济互补性强,在交通、金融、能源、通信、农业、旅游等各大领域开展互利共赢的合作潜力巨大。之所以要用“丝绸之路”这个古老的词语来描述当今的战略,主要是要凸显中国发展起来的定位,体现中国的和平交往,友好交往和共赢交往的传统,落实中国主张的和平、开放、合作精神。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构建共同发展的区域空间,让经济带覆盖的国家和地区分享我国发展的好处,这也使我国有更大发展空间,更强大的依托基础。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也同样如此。改革开放后,我国对外依赖不断增强,海洋成为我国对外最便捷、最重要、最繁忙的国际通道。利用和加强海洋的联系,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国家和重要经济港口,实施海洋强国战略,把我国发展成为海洋强国,与沿海国家实现共同的发展,展示我国做海洋强国,不做海洋霸权的新形象。

总之,“一带一路”战略是主动性战略而非主导性战略,是以我国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为依托,并进一步延伸的全球性战略,是构建稳固的、相互依托、共同发展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战略。

记者:丝绸之路所在地区人口众多、经济发展极不均衡,文化多样性丰富,建设“一带一路”,您认为我们是否做好准备,应先从哪些事情做起?

张蕴岭:“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是一长期过程,不是一年两年,八年十年立见成效的,而是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构建。从现在开始,从基础做起,但要着眼长远,不能太急,要先易后难,先近后远,抓住重点。“一带一路”建设不仅仅是简单的通道、经济区,而是涉及到各个方面,是一项综合设计。“一带一路”战略具经济、政治、文化、安全、宗教等意义。我认为应有优先秩序。首先是经济,重点也是经济,并且应先近处,然后逐步推远。当然,光经济不行,还要做政治工作,还要进行安全合作等等。

从经济重点来说,一是互联互通,包括物理的互通,即基础设施道路互联互通;法规的互通,形成开放区域,使货物、资金的进出顺畅;人员的互通,人的交流、参与,还有旅游等等互通;二是产业布局,从我国来说,产业布局涉及产业链构造,利用当地的各种优势资源,包括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源、市场资源,使产业“走出去”后有更大发展空间。从当地来说,在产业链构造中尤其要注重中小企业、中小城镇甚至乡村的参与。

要特别注重文化建设。这里说的文化是大文化。国际上有舆论认为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是扩张性战略,有误解说“一带一路”战略是为了占领其他国家的土地,为国内经济服务等。存在这些误解的很大原因是当地人不了解。所以我们不仅要抓经济,还要重视文化建设,加强多层面的文化交流,重视与当地人的沟通联系,使他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一带一路”的建设带给他们的好处,他们也是参与的一份子,从而理解并支持“一带一路”的建设。

记者:您认为“一带一路”战略在建设过程中会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我国应如何应对?

张蕴岭:就困难和挑战来说,第一,建海上丝绸之路,需要妥善解决南海争端,加强和东盟的协商。第二,走出去要考虑当地发展。过去,我国企业走出去,主要以能源开发为主,这只能构建简单的经济关系,不可持续。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有个富邻居,彼此才可以从中得到更大的发展。习总书记讲“亲诚惠容”,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上,第一带是中亚和俄罗斯国家,这是起点区域,中俄之间要有很好的共识,与俄罗斯的区域合作战略接轨,同向而行。第三,安全问题,要给与高度重视,比如,我国和中亚国家的能源、交通大通道,促进了生产要素流动,包括人员流动,有利于各方的发展,但是,开放了,如何控制极端势力的渗透,如果保证能源输送的安全,路路运输的安全,要把建立安全合作机制纳入经济带的建设。

开放包容从区域大国走向负责任全球大国

记者:随着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社会上关于“中国威胁论”的声音不绝于耳。您认为,我国在“一带一路”规划制定过程中,应怎样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向世界各国释疑解惑,

张蕴岭:我认为,对这些批评的声音要重视,但也不要太在意。中国上升为一个实力大国,自己的利益诉求多了,影响力也增大,能干的事情也多了,各种议论都会有。“一带一路”既然是大战略,既然方向确定了,就要认真实施,一步一个脚印。“功到自然成”,“日久见人心”,不能靠喊口号,做样子。我们也要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耐心听取其他国家的意见,注重寻求各方利益交汇点。我们要让人相信,一路一带不是中国的扩张战略,更不是谋求霸权的战略,而是推动共同发展,发挥各自优势,合作共赢的战略。

记者:除此之外,是不是还要强调我国不会走传统大国道路?

张蕴岭: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核心理念就体现出我国走新型大国而非传统大国的道路,不会走西方传统的“打开一条道,占领一片地”那样的殖民道路。

所以,“一带一路”建设中,一定要强调共同建设、共同参与、共同发展、共享利益,发挥各方面积极性,包括各种国际组织、区域组织的积极性,使“一带一路”战略变成大家的战略。

我想强调,通过“一带一路”战略构建,有利于落实我国对世界的承诺——不走传统强权之路,改变历史上长期以来形成的大国必战,强国必霸的老规矩,通过开放包容、共同发展,实现和平发展,实现我国与地区,与世界的共同繁荣,让时间和事实说话,我们是真正负责任的大国、强国。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