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研报告
关于调整我国对日政策和舆论工作的建议
作者:张蕴岭(2014年第10期)
  安倍和支持他的一批政界人士均属于日本的“新保守派”右翼势力,安倍上台执政之后,日本的政治和社会舆论向右转。日本政治和社会的右倾化看来是今后日本相当长一个时期的政治走向趋势。日本政治和社会右倾化的泛起有着多重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日本经济长期停滞,地位下降,无论是政界还是社会都期望有强有力的领导人和相对稳定的政局,推动日本改变,走出经济低迷,重振人心。安倍以强硬的姿态出现,实施“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改革措施,打出“日本回来了”的口号,无疑是得人心的。
  安倍的保守主义包含三大要素,也是其要实现的政治目标:一是坚持“大日本“观,否认日本侵略历史,不认可二战中战败;二是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摆脱美国的控制;三是恢复“大日本”地位,在地区和世界发挥大国作用。在这些政治目标中,只有摆脱美国控制是一个长期目标,目前还需要日美同盟这面大旗作为掩盖,其他都已经显露无疑,力求有所作为了。
  中国综合实力快速提升改变了东亚地区的力量格局,安倍通过对中国强硬,宣扬中国的威胁,来提高他的执政威信。否认钓鱼岛存在争端,参拜靖国神社,既是出自他的内心认知,也是为了提高他的执政人气。其实,藏在日本“新保守派”右翼势力内心的是对中国快速崛起的担忧和抵制。中国与安倍为首的右翼势力的斗争涉及到我国的核心利益,这既需要有长期的思想和战略准备,也需要讲究策略和争取国际支持。为此,提出以下两点调整建议:
  其一,钓鱼岛问题是一个聚焦点,主要涉及两层含义:一是领土主权;二是二战后美国主导下的地区秩序。考虑到综合因素,目前和近期,我国应把斗争的重点放在第一个方面。二战后秩序格局改变的问题是一个长过程,主要涉及到美国,因此,不亦在批判安倍中提及冲绳问题。
  鉴于我国已经宣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声明,通过不定期巡航宣示主权,这些事实上突破了日本对钓鱼岛的单独施政管理现状。因此,今后在钓鱼岛问题上没有必要再把要求日本承认钓鱼岛存在争端作为发展正常关系的前提。现实的分析,不仅日本安倍政府不会承认存在领土争端,可能在他以后的日本领导人也不会这样做。日本政府的一些高层人士曾非正式试探能否“施政回到原来的局面”,即中国不巡航,日本非正式承认存在外交争端(不是领土争端),这实际上是,日本希望在维持已经国有化的前提下,只在外交层面开展对话,否定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要求,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在一般情况下,攻岛和占岛当然不是我国的现实选择,日本政府也不会支持日本人或者军事人员登岛和占岛,只要中国不攻岛和占岛,只是进行“适度巡航”,美国不会干预,日本也不敢采取军事干预措施。因此,将来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谈判只能是在中国和日本都坚持主权的前提下,中国事实突破日本所谓施政管理的前提下,寻求“新的搁置”协议,即以不认可对方对钓鱼岛的领土主权情况下,为了维护双方关系大局而制定共同遵守的协议或者行为守则,即均不进行实际管理,共同承诺维护海域稳定与安全,探求联合开发外区资源的途径。
  其二,在中日关系中,日本承认侵略历史这是一个红线。对安倍否认历史,参拜靖国神社给予严厉批判,并采取外交措施是必须的。但是,在舆论战中,我国不要过分强调安倍“挑战二战后秩序”和要求日本坚持维护“二战后秩序”。这样的批判和主张对我有不利的一面,不容易引起共鸣。因为,国际上主导舆论并不认为日本挑战现有秩序,而认为是中国在改变秩序。因此,中国批判安倍应把火力点集中在他及其右翼势力集团否认历史上,集中揭批日本否认侵略,否认战败的言行,这样火力集中,也为国际社会所接受,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特别要突出安倍及右翼势力否认战败,否定对战犯的审判,这样可以唤起美国的政治意识和警觉,可以拉住韩国。
  东亚的二战后秩序是美国定的,这个秩序的主要框架是:(1)两极对抗;(2)美国控制日本;(3)保持美国的霸权。包括冲绳归还日本,钓鱼岛交由日本施政管理都是二战后秩序安排(通过旧金山条约)的一部分。尽管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引起美国政府的不满,但是,那主要是从搞坏与韩国、中国的关系,引起地区形势紧张的方面来认识的。美国并不认为安倍要改变和能改变现行秩序格局。在美日同盟框架下提升日本的军力,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常规武器出口等,符合美国的战略意图。同时,东亚地区,除韩国外,其他国家对日本有好感,受惠于日本援助和投资,不认为安倍在复活军国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希望日本能够平衡中国。因此,只有集中批判安倍及其右翼势力否认侵略和否认对战犯的审判方可以获得最广泛的理解和支持。
  在压制日本右翼否认历史,否定对战犯审判方面,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最近中国公示南京大屠杀原始资料,为这些档案申遗,将以立法的形式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就些都是早就应该做的工作。除此之外,政府应该支持民间收集整理日本战犯资料(包括未被审判的所谓“疑犯”),揭露他们的罪行,以中外文字出版,也可以建立专门的揭露关于战犯和疑犯的媒体网站,利用新媒体扩大影响力,并支持开展国际合作,包括与日本有关团体和个人的合作,组织国际性联合调查,召开国际研讨会,借明年纪念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之际,向联合国大会提出关于禁止与日本侵略有关的旗子、标示使用,禁止出版发行为战犯、疑犯歌功颂德的书籍、文章的提案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批判和揭露中,主流媒体应避免使用对安倍个人和日本主要领导人进行人身丑化和攻击的词语、图片等,以免伤日本公众的感情,维护政治斗争的严肃性。
调研报告
调研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