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研报告
美国专家对美中关系与东亚局势的看法
作者:张蕴岭
  2月12—14日笔者访美,除参加会议外,还与美国的一些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皮特逊国际经济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等)以及政府(主要是美国国务院)人士交谈,其中,中美关系、日本和东亚局势等是交谈的一个重点话题。现将他们的主要观点归整如下。
  1、美中关系对美国来说是最重要的关系,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价值观差别,利益差别和战略差别,美国需要谨慎处理每一个方面的矛盾,关键是在捍卫美国自己利益的同时不引起对抗。贝德(Jeffrey Bader)认为,在东亚,美国的主要关注都与中国有关,中国是影响美国政策和行动的主要因素。美国也同意两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美国的主张与中国有差别,美国关注的是利益不被中国侵蚀,而中国关注的是美国不压制中国。这需要对话和协调。以往,两国真正合作的少,在战略上两国应该进行更深入的对话,重要的是能对对方的战略有更多的了解,增加对对方的信心。
  2、在东亚,美国主要一个担心的是朝鲜。克里访华希望与中国就如何对朝鲜进一步施压达成共识,采取切实的合作措施。以往中国总是不愿意合作,现在中国面临金正恩的挑战性政策,中国该是可以采取与美国合作行动的时候了。泼拉克(Jonathan D. Pollack)认为,朝鲜拥核是既定政策,早在50 年代就开始,决意要成为核大国,因此,它不会轻易弃核。现在中国更加认识到,容忍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很危险,如果中美真能联合起来,朝鲜就走不下去。国务院中国与蒙古司司长卡尔逊(Aubrey A. Carlson)提出,金正恩我行我素,做法不确定性大,冒险性大,中国应调整对朝政策,美中应进行更多的合作,使朝鲜真正感到压力。
  3、美国在东亚的利益主要与海洋有关。贝德认为,美国坚持航海自由,遵照国际法解决海洋争端。美国之所以在南海上发出强烈的信号,是因为担心中国在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后,会在南海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美国国会要求政府明晰立场,奥巴马访问东南亚国家也会表明这样的立场。中国说保证南海的航行自由,但是,美国不放心。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的南海文件附上了九段线的传统地图,这表明中国坚持对南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权主张,这是美国不能接受的,因为担心中国提升军力后会进一步增强对南海的干预。美国不是要与中国挑起争端,但在南海地区美国有自己的利益。葛莱仪(Bonnie Glaser)提出, 美方认为中国有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的真实意图,因此必须提出预警。她说,美国这样做不是空穴来风,比如在她访问中国时好几位军方将军级人士告诉她,中国未来有在黄海、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的计划。国务院的卡尔逊提出,美国主要关注九段线的含义和中国的举动。现在美中之间对话畅通,双方了解对方的立场和政策,不会产生误判,关键是如何协调,找到合作的方式和领域。
  4、美国对美日同盟有信心。美国现在面对的主要是中国实力上升带来的挑战和威胁。卜睿哲(Richard C. Bush)认为,安倍是保守派,他利用美国保护提升日本,利用中国威胁获得支持,这一点美国了解。但是,日本是美国的盟国,保卫日本不是新的政策,是美国的一贯立场。迄今,美国并不认为日本的政策对美国构成了威胁。安倍很清楚,他不能走得太远,不能搞坏与美国的关系。中国对安倍要多些耐心,中国领导人要比安倍执政的时间长,安倍能执政多久很难说。他提出,日本人告诉他,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不知道中国的底线,担心承认争端中国会得寸进尺,要求的更多。因此,否认争端比承认争端更为主动。4 月奥巴马访问日本时会表示对东亚局势的关心,表明支持对话的基本立场,但不会向安倍施加压力,因此,中国不要期望奥巴马对日本能做更多。
  5、关于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包道格(Douglas H Paal)认为,奥巴马政府现在的对外政策陷入混乱,奥巴马本人掌控力很弱,安全顾问赖斯管理能力差,现在的团队对中国了解不深。因此,对外表态有不同的声音,副总统、国务卿,发言人说的话不一致。他提出,任命鲍卡斯做驻华大使并不是奥巴马出于对与中国关系的重视,而是出于国内原因,让鲍卡斯腾出选区议员位置,有利于中期选举。鲍卡斯离开国会对奥巴马的对外政策并不利,少了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他提出,现在国际上都认为是中国主动改变东亚的格局,实行进攻性的战略,事实上,中国在很多情况下是应对性的,但国外不了解。中国只对着安倍不行,要多做各方面的工作,让人家了解和理解。美国对安倍的一些做法不满意,但是,美日是同盟,重视双方的关系,美国不会站在中国一方批日本。
调研报告
调研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