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朝鲜崔龙海其人
作者:朴键一
  崔龙海,男,1950年1月15日出生于朝鲜黄海北道信川郡,为已故朝鲜开国领袖、国家主席金日成在中国东北进行抗日武装斗争时期的老战友、朝鲜人民武力部前部长崔贤(1907—1984)的次子。崔龙海先后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政治经济系、专门培养革命烈士子女的“万景台革命学院”。
  从1986年起,崔龙海担任朝鲜“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简称“社劳青”)委员长。1996年1月,“社劳青”改称“金日成社会主义青年同盟”(简称“青年同盟”),崔龙海任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当时,主管“社劳青”的党中央委员会青年工作部负责人为金日成的大女婿、金正日的亲妹夫、金正恩的亲姑父张成泽。
  在此期间,1986年11月崔龙海当选为第8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同年12月任最高人民会议常设会议议员。1989年1月,崔龙海当选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1990年4月,崔龙海再次当选为第9 届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同年5月再任最高人民会议常设会议议员。
  1994 年7月金日成去世后,在金正日领导体制正式出台的1998年,崔龙海因涉嫌参与张成泽主谋拉帮结伙、伺机篡夺朝鲜党、政、军要职的“青年同盟事件”,被撤销“青年同盟”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职务。当时,不少涉案人员被处以重刑甚至极刑,但崔龙海先被贬至平壤市上下水道管理所任党委书记,后到林业部门的边远采伐场劳动数年。
  崔龙海任“青年同盟”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期间,朝鲜民众对其口碑比较差,认为他脱离群众、夸夸其谈、表里不一,借父亲之光作威作福。但是,经过数年深入林场、与一线工人共同进行采伐劳动之后,朝鲜民众认为崔龙海对基层非常了解、体恤民情。
  2003年8月,崔龙海被金正日重新启用,返回平壤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务部副部长。但在2004年初,崔龙海又因涉嫌参与张成泽策划的派系行为而再次被降职。2005年末,张成泽从金日成高级党校重返党中央委员会,担任行政部长。翌年3 月,崔龙海也被任命为劳动党黄海北道委员会责任书记。2007年4月,崔龙海当选为第11 届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又在2009年4月当选为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
  2009年,张成泽暗中指使国家计划委员会欺骗金正日,进行了匆忙的货币改革。结果,很快造成朝鲜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动荡,人民生活一落千丈,其惨烈程度超过上世纪90年代中期经济困难的“艰难行军”。翌年1月,金正日召集各道党的责任书记会议,了解民众对货币改革的反映。会上,唯有黄海北道党的责任书记崔龙海一人,根据本道众多战争老兵的反映,汇报了货币改革造成的社会和经济后果及民众生活的凄惨真相,并强烈建议停止货币改革,采取果断措施迅速稳定民众生活。据此,金正日进一步了解全国状况,下令立即采取措施稳定民心。各道党委会展开对民众生活状况的调查,根据基层调查员的汇报,将各道的紧急储备粮分发给了民众。崔龙海因此次敢于讲真话,民众对他的信任迅速提高。
  2010年9月,在金正恩作为金正日的接班人正式亮相于朝鲜劳动党第3次代表会议前夕,同金正恩及其姑母金敬姬等人一道,崔龙海被授予人民军大将军衔。在这次会议上,崔龙海由黄海北道党委会责任书记,一跃成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负责勤劳团体的书记、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候补委员,成为将要出台的金正恩领导体制核心人物之一。
  2011年12月金正日去世后,2012年4月,在为金正恩领导体制正式出台而举行朝鲜劳动党第4次代表会议前夕,崔龙海被任命为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在此次会议上,崔龙海当选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在随后举行的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5次会议上,在金正恩提议下,崔龙海当选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不久,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和朝鲜国防委员会决定,授予崔龙海人民军次帅称号。
  同年7月,人民军总参谋长、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李英浩因身病理由被解除一切职务,崔龙海名副其实地成为仅次于最高司令官金正恩的人民军第二号实力人物。此后,朝鲜新闻媒体开始报道崔龙海巡视人民军经济建设现场等公开活动。此类报道过去只限于金正日、金正恩和内阁总理。同年12 月,崔龙海的军衔从次帅降为大将。但在约2个月后的2013年2月,崔龙海再次佩戴次帅肩章。在朝鲜举行的各种正式大型活动场合,崔龙海在国家领导人序列中排在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内阁总理朴凤柱之后的第四位。
  继2012年8月张成泽访问中国后,2013年5月崔龙海作为金正恩首次任命的特使访问中国,依次受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王家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接见。崔龙海一家与中国有很深的渊源。父亲崔贤是比金日成更为名声显赫的东北抗日联军著名指挥官,曾长期领导东北抗日联军一支部队在北满地区进行抗日武装斗争。1945年8月,崔贤率部随苏联红军解放日本侵略军盘踞的牡丹江。母亲也是同父亲共同作战的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
  2013年12月张成泽被处决后,在韩国的政府情报部门和新闻媒体主导下,有关崔龙海的各种猜测性报道充斥着国内外各种媒体,尤以崔龙海与张成泽关系的报道居多。我们认为,所谓“崔龙海为张成泽线上人”的说法缺乏充分而令人信服的证据。诚然,崔龙海任“社劳青”委员长和“青年同盟”第一书记时期,很难不听从或拒绝上级主管部门——党中央委员会青年工作部负责人张成泽的指使,因而与“青年同盟事件”和张成泽难逃干系。
  崔龙海于2003年8月复出后,2004年初再次被降职,2006 年3 月第二次复出,这似乎与同时期张成泽的沉浮过程有连带关系,但这些变化的时间间隔比较短、朝鲜的政治生活中有不少错判、误判、翻案先例,加上崔龙海对此前的“青年同盟事件”学习效果应当很大,因而与其说这一时期崔龙海的命运同张成泽的沉浮连在一起,不如说是金正日任用高级领导干部的需要所致。
  通过分析2010年消除货币改革恶果、2013年12月张成泽被彻底清除等过程,我们可以比较肯定地说,崔龙海虽然表面上与张成泽联系密切,但早已同张成泽的帮派活动划清界限。韩国政府情报部门所谓的“崔龙海为张成泽线上人”,也许另有其图。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