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美国为何积极介入乌克兰危机
作者:郑羽
  2013年11月21日,也就是在乌克兰与欧盟双方即将签署联系国地位协定之前,乌克兰政府突然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协议的准备工作,引发数以万计亲欧盟的乌克兰民众的不满,在首都基辅随即爆发2004 年“橙色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示威者连日来包围总统府、政府大楼与国会大厦,与防爆警察发生了激烈冲突,造成数百人受伤。乌克兰反对党从反对政府政策的示威升级为要求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示威运动目前仍然看不出何时能够止息。美国在这次危机中的举动值得分析。

一 美国的积极介入

  首先,美国公开支持乌克兰反对派。在示威活动伊始,美国就积极介入反对派政治力量的活动。在这次政治危机中,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皮亚特取消了回国计划,与欧盟国家驻乌克兰大使们一起频繁地出现在基辅独立广场为示威者打气。在乌克兰政治危机不断扩大化的背景下,美国更是派出重量级领导人来站台施压。12月9日,美国负责欧洲与欧亚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努兰(Victoria Nuland)访问俄罗斯和乌克兰协助解决政治危机,并且她亲自造访基辅独立广场为亲西方的示威者加油。努兰德还公开表示,美国支持乌克兰人民的欧洲一体化选择。
  其次,直接向乌克兰政府施压。美国对于11月30日乌克兰政府驱逐围攻政府大楼、总统府的示威人群公开表示担忧和不满。12月1日,欧盟驻乌克兰代表杨·托姆宾斯基以及美国大使皮雅特与乌克兰内务部长扎哈尔琴科和外长科扎尔举行了会晤,对乌政府使用暴力表示担忧。美国总统新闻秘书杰伊·卡尼12 月3 日称,白宫不认为基辅近日的骚乱是“企图搞政变”,并强烈呼吁乌当局为公民自由表达意愿创造条件。卡尼在声明中总体上支持抗议活动,谴责乌当局的镇压行动。他强调,“美乌伙伴关系取决于”基辅是否遵循“普世价值观”。美国会继续“支持乌克兰人民的欧洲一体化夙愿”。“毫无疑问,我们不认为和平示威是企图政变。美国认为,乌克兰政府11月30日清晨在基辅对和平示威参与者实施的暴力不可接受。” 12 月4 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就基辅抗议事件公开呼吁乌克兰政府倾听“民声”,呼吁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以和平手段解决问题,停止对示威者实施暴力。他说道:“暴力不应该存在于欧洲国家。”此外,克里还提到,美国和国际社会都对“乌克兰人民如此强烈的支持欧洲一体化”感到惊喜。12 月9 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向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传达了华盛顿方面对该国日益紧张的政治局势的“深切关注”。白宫一份官方声明中称拜登已经致电亚努科维奇,电话中强调乌克兰当局“应该立即缓和局势,并与反对派领导人进行对话”。拜登9日警告乌克兰总统不要使用暴力。
  再者, 直接向军队施压。12月11日, 美国防长哈格尔(Chuck Hagel)与乌克兰防长帕维尔·列别捷夫(Pavlo Lebedyev)通电话,哈格尔在与列别捷夫进行电话交谈时,提醒乌克兰不要以任何形式的武力手段对待和平公民。哈格尔还强调了军队牵涉使用武力的潜在后果。美国国务院11日已经提到了后果之一的可能性,那就是经济制裁。
  第四,向乌克兰寡头施压。美国助理国务卿努兰德在访问基辅时特意会见了乌克兰最大的寡头——阿赫梅托夫。阿赫梅托夫也是亚努科维奇和地区党的主要支持者。在美国的压力之下,乌克兰寡头选择了中立的立场。

二 美国的积极介入意味着什么?

  第一,美国这次对乌克兰危机的全面介入,首先意味着奥巴马政府放弃了2009年下半年以来在独联体地区奉行的尊重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核心利益,暂停在这一地区与俄罗斯进行战略竞争的政策。2009 年,奥巴马政府力图重启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为美国全球战略中心向亚太地区的转移服务,对当时乌克兰正在进行的各派竞选总统活动持中立和观望态度,被俄罗斯战略分析家认定为俄美关系实现了实质性缓和的标志之一。
  第二,这次美国政府高官和议员的频繁行动,表明了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近年来在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多次否决美国在安理会的议案,特别是2013 年8 月初接纳斯诺登的严重不满,这是奥巴马拒绝在9 月初彼得堡20国峰会期间与普京单独会晤之后美国对俄罗斯的又一次而且更具有实质意义的外交报复。美国支持乌克兰反对派使亚努科维奇政府在对外政策上必须谨慎从事,将使俄罗斯拉拢乌克兰加入欧亚关税联盟和自由贸易区的政策受到严重干扰。
  第三,美国对这次乌克兰危机的政策,表明了俄美矛盾的一定程度的激化,但美俄政府都会力图控制矛盾烈度。美国在乌克兰的举动是雷声大雨点小,也就是说舆论多,投入少,奥巴马政府将力图避免俄美矛盾牵制美国的战略东移。

三 我国的应对政策建议

  第一,这次危机是在乌克兰政府临时中止与欧盟的一体化进程的背景下发生的,乌克兰政府的这一举动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因此,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的支持在目前相当于对俄罗斯利益的支持。尽管中乌峰会议程早已确定,但在危机中接待乌总统访华,符合俄罗斯的利益。
  第二,对乌克兰危机的发展,中俄双方应保持密切的接触与随时磋商。同时,我方应在磋商中表明支持俄罗斯扩大欧亚关税联盟和自由贸易区的政策。这一立场即可有助于化解俄方对我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疑虑,也可总体上加强中俄在国际事务中的战略协作。
  第三,我方可参照俄罗斯政府的做法,在有第三方国际机构担保的情况下适度买入乌克兰政府债券。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