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东北亚权力转移与政策困境
作者:董向荣(整理)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2013年第5号)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2013年11月15日,韩国前外长、前驻美大使韩升洲在韩国“峨山论坛”召开的“韩国与中国:未来20 年”会议(在北京)上就东北亚格局的发展发表讲演,主要观点如下。
  1、东北亚格局的主要演变趋势是,“再平衡”的美国开始收缩,崛起的中国开始展示肌肉,谋求“正常化”的日本紧紧抱住美国,恢复元气的俄罗斯试图找回大国地位,韩国尝试扮演平衡角色,朝鲜表示要发展经济与核武并行。东北亚局势恶化,国家之间的博弈使各方趋向于更多的冲突、更少的信任和合作。
  2、美国衰落迹象明显,与欧洲盟友、盟友之间嫌隙不断,全球领导力下降。美国想实施“亚洲再平衡”,但掣肘颇多。美国的政策困境在于,尽管其公开宣称实施“亚洲再平衡战略”,它仍然必须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欧洲和中东。最起码,美国必须要平衡在亚洲和世界其他核心地区的政策比重。不仅如此,美国将继续面临预算紧缩、双赤字和支出平衡等多重压力。这意味着它在亚洲的军事力量以及后续的军事存在将受到限制。有鉴于此,美国将向盟友施压,要求他们更多地分担其在亚洲军事存在的成本。在朝核问题上,美国乐意看到由其他更直接受到朝鲜威胁的国家,如中国和韩国,来承担起解决核问题的责任。
  3、中国正在崛起,而且是在带动整个亚洲崛起。中国崛起不可能在不改变既存秩序的情况下发生。问题在于,这种变化是否会以一种相对平稳的、和平的、建设性的方式发生。这取决于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如何来对中国崛起做出反应,以及中国如何管理和操控日益增长的权力。崛起的中国现在正陷入政策两难:如何平衡“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如何选择时机、在什么样的事情上对外展示肌肉?中国可以在两个领域内扮演重要角色,以增进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一是朝核问题,二是民族主义的上升与领土争端。在朝核问题上,中国是唯一有可能使朝鲜行为和政策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国家。以往,中国扮演了双重角色:缓冲朝鲜遭受的国际谴责以及限制其进一步的挑衅。韩升洲肯定了中国的积极作用,但他也指出,中国必须做出决定,是否忍受朝鲜继续发展、拥有、扩展其核武器库,以及还会忍受多久。显然,核武装的朝鲜并不符合中国自身的国家利益。最近,中国看起来增加了对朝鲜的压力,以重启六方会谈。但似乎并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决定要全力以赴。这使其他国家怀疑,中国是不是要认可朝鲜是一个核国家。在领土争端问题上,中国必须决定如何和平地管控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并高度谨慎地协调与美国在本地区的存在。这不仅包括美国已有的军事力量,还包括正在发展中的“全面的、面向未来”的同盟体系。
  4、日本进一步保守化、谋求国家正常化,有很强的民意基础。长期的经济停滞已经使日本人感到在东北亚相对衰落,2011 年海啸灾难雪上加·霜。日本政治家正在利用公众的衰落感、焦虑感和不安全感,推进其民族主义的、甚至是侵略主义议题。即,一个相对衰落的日本,在外交上却更加民族主义和咄咄逼人。日本实现正常国家化,行使“集体自卫权”,已经受到美、英、澳、甚至俄罗斯的支持或背书。与邻国的领土争端迫使日本更加保守化。日本的近邻,都是二战受害者,对日本保持警惕,但是日本似乎并不介意疏远自己的邻国,而是紧紧地抱住美国不放,通过渲染中国崛起的威胁来在军事上遏制中国,以赢得美国的支持,充当美国“再平衡”的先锋。
  5、俄罗斯确实有意作为一个大国重返东北亚,但是并不是作为美国或中国的对手,而是作为事实上的G2(美国和中国)的平衡者。尽管与中国、叙利亚、伊朗等问题上进行合作,表现出“同志之谊”,但俄依然对中国快速增长的军事力量表示警惕。俄欢迎美国“再平衡”政策,因为它有助于制衡中国,并使美国把一部分战略武器从欧洲部署到亚洲。俄在朝半岛的利益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致力于出售能源、发展远东地区、建设基础设施。在朝核问题上,俄总体上扮演了一个有益的角色,尝试推进整个半岛的无核化,在朝鲜越线时加入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行动等。但是俄也希望能够保持对朝鲜的影响力,并与美日韩三方在需要给朝鲜施加多大压力的问题上保持距离。
  6、朝鲜对外政策摇摆不定,与其说是深思熟虑的战略,更有可能是继任者金正恩权力结构不稳所致。因为他必须依赖于两派力量的联合:一方是经济的、实用主义的、政党取向的、以家族为基础的文官支持者,另一方是更强硬的、军事取向的、排外的军方领导人。两方博弈,使朝鲜政策时而好战、时而缓和。在任何情况下,朝鲜都应该意识到,经济与核武并行的战略是行不通的。金正恩需要安全感,只有两个国家能够给予这种安全感,即美国和中国。当然,即便在此之后,要做出“艰难的抉择”,仍需要金正恩领悟其必要性,并说服其支持者,特别是军方。两个大国应与其他有关各方一起,帮助金正恩完成这些任务,特别是通过六方会谈。
  7、韩国的大国外交,看起来玩得“风生水起”,内心却有些纠结。韩国与地区所有国家都有重要的关系,但越来越难平衡与所有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在对日关系、在中美之间,韩国都陷入两难境地。安倍政府的右倾化,已经使韩国很难与日本改善关系。迫于国内压力,韩国政府没有任何余地来处理日本“集体自卫权”问题。韩升洲对韩日关系也表示出忧虑。他指出,在历史问题上,韩国总体上与中国一致。但是,韩国能与中国在迫使日本对其70 多年前的罪行交代、反省和道歉的路上走多远?此外,公开地、过分地与中国在一起合谋对抗日本,将进一步刺激日本,并使其他盟国如美国惶恐不安。韩国应该是对与中国结成对抗日本的统一战线保持谨慎态度。韩国另一个政策两难是如何协调与守成国美国和崛起国中国之间的关系。一方是60 多年的盟友,一方是最大的贸易伙伴。韩国希望与美国保持最紧密的合作,但又不得不在诸多重要问题和决定中,比如武器系统,TPP,以及在诸如人权等政治立场问题上,考虑中国的立场和利益。韩国经常是在两个都有共同和冲突利益的大国之间如履薄冰。
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