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
美学者谈奥巴马的亚洲政策
作者: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2014 年第2期)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2014年1月7日,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教授、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顾问克利福德·克拉柯夫博士(Clifford Kiracofe)访问中国社会科学院全球战略研究院,对美国重返亚太政策、日美同盟走向以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等发表了若干看法。克拉柯夫博士对华较为友好,其观点值得我们注意。
  克拉柯夫博士认为,当前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正面临危机。造成亚洲政策危机的根源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因素:1)美国经济实力衰落,无力支撑其霸权目标,正在陷入保罗·肯尼迪所说的“过度扩张”困境;2)世界多极化进一步发展,美国的政治影响力进一步衰退;3)全球化进入深度调整,美国国内经济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
  奥巴马再平衡战略面临的困境尤其体现在亚太地区。其根本表现是美国难以管控日本外交政策、特别是无法阻止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这不仅揭示美日同盟内在的矛盾性,也大大增加了美国处理对华关系的难度。2013年12月26日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美国罕见地表示“失望”,这是一个强有力的政策信号。对照美国从未对小泉纯一郎时期6次参拜发表过官方评论的历史,可以看到美国此次对日政策调整的力度。尤其令人关注的是,在美国批评安倍之后,安倍内阁重要成员总务相新藤义孝仍然于2014年1月1日参拜靖国神社,而安倍在1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参拜也毫无悔改之意。克拉柯夫博士认为,这表明日本无视美国的警告,而美国方面也无力掌控日本政局。此次日本毫不在乎美国的看法,这让美国政府很是惊讶,对日本所扮演角色表示强烈不满和担忧。
  奥巴马7月提名前总统肯尼迪的女儿卡罗琳·肯尼迪担任驻日大使,已经是向日本发出一种加强政治沟通、不能我行我素的信号。而在卡罗琳于11月19日赴任后,还出现日本政要不顾美国打招呼一意参拜靖国神社的情况,不得不让美国警惕。克拉柯夫博士认为,奥巴马政府已经意识到日本正在破坏地区稳定、从而动摇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部署,因此其第二任期的外交政策会与前一任期有所不同,特别是将加强对日管控。
  美国意欲加强与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建设。2013年11月20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Susan E. Rice)在“美国的未来在亚洲”演讲中表示,“寻求实施一种新型大国关系”。克拉柯夫博士认为,12月初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日本、中国和韩国,即预示着亚太再平衡政策新一轮调整的开始。与10月份克里代替奥巴马出访东南亚不同,拜登此访主要是向各国传达总统奥巴马本人的相关意见,其政策等级高于国务卿。而奥巴马选择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私交甚好的拜登出访,是对中国示好。克拉柯夫博士认为,拜登此行是为奥巴马的2014年4月亚洲之行定基调,对奥巴马届时的政策调整有重大影响。
  但是,克拉柯夫博士也认为,我们不能期望美国的亚洲政策会有根本性的改变,因为当前主导美国亚太政策方向的关键人物仍然发挥着影响力。他强调,当前美国国内多数研究对华关系的专家都对中国持有负面的认识,这妨碍了他们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进行较为客观的分析。并且,美国国内保守派势力,特别是金融财团主导的对外关系委员会在对华政策上仍占据主导地位,对中国的防范意识很强。
  关于美国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的立场问题,克拉柯夫博士指出,美国完全可以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上采取更为中立的态度,比如将这一区域划在美日安保防卫区之外,以避免日本破坏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克拉柯夫博士提及,20世纪70年代蒙代尔(Walter Mondale)担任美国副总统时曾向国会表示,该区域不属于美日安保协定的范围,但这一表态遭到当时担任副助理国防部长的库尔特·坎贝尔(Kurt M.Campbell)的反对,而正是后者帮助奥巴马制订了“转向亚洲”政策。另外,克拉柯夫博士提醒中国充分注意马里兰大学邱弘达教授从国际法角度研究钓鱼岛问题的成果,认为有助于从法理上解决钓鱼岛争端。
  克拉柯夫博士一直从事美国历史和外交政策的研究,对英美特殊关系的形成、美国外交决策过程及其经济金融动因有深刻的认识。其代表作是《黑暗的十字军东征: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与美国外交政策》(Dark Crusade: Christian Zionism and US Foreign Policy, I.B.Tauris & Co Ltd, 2009)。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钟飞腾、助理研究员谢来辉整理)
简报
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