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
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制约及其影响
作者:曹筱阳
edf40wrjww2fs_define_save:DsContent
2013年第2期)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最近,国际关系学院召开“共享安全与全球治理”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就全球安全形势、国际安全与全球治理、海疆安全与国家权益维护、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新型大国关系与国际安全、非传统安全问题等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现将“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专题讨论的主要观点整理如下:
  1、美国亚太军事同盟战略调整的困境
  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中,同盟关系是重要的依托。与小布什政府发展固定的、针对特定目标的同盟关系不同,奥巴马政府强调灵活的伙伴和盟友关系。美国要把盟友和伙伴关系镶嵌入其亚太战略,进行跨域协调。但美国的军事战略调整面临困境。首先,美国的战略调整需要盟国的配合,而盟国与美国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盟国能在多大程度上配合,存在不确定性。具体而言,美将与日本加强网络与外空合作,在新加坡部署濒海战斗舰是空海一体战的延伸,澳大利亚整个军事部署要向北部调整。这带来一系列问题,比如:为配合美的战略部署,要求澳大利亚的远征军和本土军转向区域作战,这引起了印尼和东盟的担心;澳大利亚要发展战略力量,引起新西兰的担心。最近的美日2+2会议上,日方提出对敌基地攻击的主动能力,美国能在多大程度上给予盟国自主权?美国实现重返菲律宾,在苏比克湾基地进行半永久性驻扎,美国通过轮番换访、频繁军事演习的方式能否达到目的,也存在不确定性。
  其次,在国防预算削减的情况下,美国将如何在增加亚太军事部署和减少经费之间取得平衡?美国的战略调整更多地要求盟国和伙伴分享负担。由于美国国防预算减少,美国改变以前高投入、大基地和人员装备转移的做法,转向建立海上流动的基地、少花钱多办事的做法,要求盟国多埋单。但目前日本经济困难,分担美国的霸权成本可能有心无力。 2013年美国人员出访在减少,培训经费在缩减。美国国内和国际上均认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效果存在不确定性。对美国亚太军事同盟战略调整而言,
内部牵制因素大于外部牵制因素。
  2、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对中美日关系的影响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并不完全是针对中国,不是传统的包围和遏制中国,它包括军事、经济、同盟关系和公共外交四方面的内容。美国希望通过区域机制实现规则引领和秩序变革。在美国的亚太战略调整下,日本的安保战略正发生根本变化,日本要实施“积极的和平主义”。其实质是要修宪、扩军、备战。首先,日本要修改和平宪法,独立发挥军事功能。其次,日本对敌人的指向非常明确,那就是中国。安倍在10月27日提出,日本对和平的贡献就是要制衡中国。第三,日本要对国内体制进行改革。在国内体制改革上,安全是重要的牵引因素。安倍政府要通过安保变革,引入社会结构的变革。最后,安倍政府要扮演领导者的作用。
  美国战略调整对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影响是复杂的。虽然美日同盟越来越紧密,但美日间结构性矛盾并没有解决。安倍短期经济刺激方案是否有效尚不可知;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要对美保持独立性,这是美日长期的结构性矛盾;日本企图通过东海紧张形势,实现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提出“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美国对此有疑虑。
  美日同盟越来越紧密,对我战略环境不利。中国在东亚地区的长期威胁是日本而不是美国。中美关系相对成熟,而中日两国都情绪化,在危机管控方面没有成功的先例。目前日本对中国的压力主要在外交和心理上,并没有突出的军事威胁,但美日联动,威胁将无限放大。在针对中国的问题上,我们要防止美日结合。也有学者提出联美遏日。我需要对未来进行大的战略思考,调整对日战略。我应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对付日本。
  3、朝核问题对我安全的挑战
  发展核武器是朝鲜的既定方针,我们长期以来低估了朝鲜核问题对我的安全挑战。与核有关的安全问题包括:核安保和核安全两个方面。朝鲜核设施保护程度低,与我地理上临近,对我的安全构成挑战。中国应该将“实现半岛无核化”置于三项基本方针首位;更积极地介入朝核问题的解决,而不仅是简单地搭台子;对可能发生的紧急事态做好充分的准备。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有学者提出五点建议:一是重启对话应从双边、三边开始;二是将危机管控、缓和紧张局势及首先冻结核计划作为重要议题。美国提出的“三不一保证”方案值得研究;三是保持和善用我手中的杠杆,双向使用,奖惩分明;四是适时完成中朝关系从特殊国家关系向正常国家关系的演变;五是把解决朝核问题放到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中来。
  4、美国的“印太”战略应引起我的关注和研究
  近年来,“印太”(Indo-Pacific) 频频出现在美、澳、日、印等国学者和官员的讲话甚至政策文件中。在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印度和印度洋的分量大增。美国希望借助印度平衡和牵制中国。美国积极发展与印度的防务合作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积极鼓励印度、支持印度参与东亚事务,并把其在西太平洋尤其是东南亚的军事部署与印度洋的安全联系起来。在奥巴马政府第二任期,“再平衡”战略的重点有可能移至南亚,以完善美“印太”战略布局。
  美、日、印、澳四国都很重视“印太”这一地缘政治概念,在美国的主导下,他们进行了广泛的海上安全合作。目前,存在美日澳、美印澳、美日印三边合作和美日澳印四国合作。印度洋对中国的能源运输安全具有重要影响,我应加强对美国“印太”战略及其强化海上安全合作的举措与效果进行研究和应对。
  5、中国划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正确的,早就应该做的,但是在这件事上,我的做法比较粗糙,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首先,通常划防空识别区主要是申明权利,但我方主要规定别国的义务。其次,媒体和新闻的大量高调宣传,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像这样的举措,今后要设计与操作的更为仔细,考虑的更为周全。
简报
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