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中日关系能走出危机吗
作者:张蕴岭来源:新华社环球稿时间:2014-03-21
edf40wrjww2fs_news:Content
  当前,围绕钓鱼岛问题,中日关系再次陷入紧张,这不仅为纪念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系列活动笼罩上阴云,而且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很可能把中日关系逼到死角,发生两国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中日两国政治家能否掌控大局,避免局势进一步升级,尤其是防止发生激烈的对抗,把两国关系拉回到正常交往的渠道,是一个大的考验,两国人民在看,地区人民在看,世界也在看。
  钓鱼岛争端由来已久。应该说,本次新的争端激化始于2010年日本抓扣中国渔民,以日本国内法对中国渔民进行审判,这引起了中国的强烈反对,一时间剑拔弩张,危机骤然升级,只是在日本放回中国渔民之后,局势才逐渐平静下来。这一轮新的冲突起因是因为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筹款购买钓鱼岛,以及日本政府表示要把钓鱼岛国有化。日本的新动作再次激起中国民众的愤怒,逼迫中国政府加强宣誓主权的例行巡视,导致民间保钓人士闯关登岛。尤为危险的是,日本一些人,其中包括国会议员,继续鼓动采取行动,又是登岛宣示主权,又是到钓鱼岛海域调查,而日本政府在紧张局势面前竟进一步加温,首相声言决不让步,要动用自卫队保岛,并且拉美国的大旗,让美国表态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协防,搞夺岛联合军事演习。
  中国方面必不会示弱,尤其不会默许日本政府把钓鱼岛国有化,因为那样一来,钓鱼岛就成了日本不可触动的“国有资产”。显然,险局还有进一步恶化的危险。如果将来日本政府真要动用警备力量逮捕中国宣誓主权的保钓人士,出动自卫队参与“保岛”,特别是具体实施对钓鱼岛的国有化步骤,在钓鱼岛上建造设施,中国肯定会做出争锋相对的反应,这样,发生冲突就在所难免。
  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钓鱼岛争端升级有它的大背景。二战后,钓鱼岛本应归还中国,由于当时的大环境,中国被排斥在战后安排之外,上个世纪70年代初,又经美国之手把它的管辖权交予了日本。中国从来不承认这样的安排,一再发表声明申明对钓鱼岛的主权。但是,为了发展中日关系的大局,在两国恢复邦交时,中国主动提议搁置争议,这个提议是得到日本领导人的正式认可的,不然,就不会有两国关系的正常化。然而,近些年来,日本官方的立场突然发生变化,日本政界人士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否认钓鱼岛有主权争议,坚称它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呢?大的背景就是针对中国综合实力迅速上升,日本对中国实行了新的应对战略,新战略的主要特征是对华强硬,联合外力制华。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中国的竞争力提升,尤其是中国的军力增强,被认定为是对日本的战略和现实威胁。炒作钓鱼岛不过是一出大戏的开场锣,我们看到,日本在战略上积极助美制华,在战术上加强自身对抗实力,借钓鱼岛争端,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安全一体化合作。因此,在一些日本人看来,触动钓鱼岛主权这根神经,可以置中国于被动,让日本取得主动,毕竟钓鱼岛在日本的掌控之下,又有美日军事同盟撑腰。
  当然,日本的对华“战略恐惧症”早有表现。我们还记得小泉当政时期坚持参拜靖国神社,曾引起中日关系大倒退;日本提出要构建“民主之弧”,来孤立中国,以不了了之告终;在东亚合作中,出招平衡中国,让合作进程陷入分裂;主动帮那些与中国有争端的国家提升对抗力,搞联合对抗演习等。令人担忧的是,日本国内政治进入一个不稳定期,政府领导人更换频繁,缺乏有大战略且有较强掌控能力的政治家,让右翼势力大行其道,在此情况下,政府的政策很容易被极端势力绑架。比如,据报道,石原慎太郎最近拜见首相野田佳彦,提出的不购岛的条件就是,野田政府要承诺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并且在岛上建造标示主权的设施,这显然是在要挟野田政府。当前,野田的地位不稳,日本政局如何变化存在未知数,在此情况下,一些政治家极易提出一些极端的口号,挑动民族主义,以聚拢人心,置对手于被动,而“中国威胁”自然是一个可以拿当靶子的问题。
  在此情况下中国如何应对?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把发展对日关系放在重要的位置,采取了着眼于大局和长远,搁置争议往前看,积极发展合作的政策。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两国关系建立起了两个重要的支撑点:一是制度构建,这包括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建立战略互惠伙伴关系;二是利益基础,即密切的和互利的经济关系。前一个确定了两国协商、和平解决争端的大原则,后一个确立了两国维护共同利益的内在需求和责任。中国实力上升,军力增强并没有改变中国对日的既定政策,在钓鱼岛问题上,尽管作为应对措施,中国加强了对主权的宣示,但也没有采取“改变现状”的行动,对此,日本应该是清楚的。
  当前,最重要的是如何管控危机,不使它升级,把中日关系拉回正常发展的渠道。最近,唐家璇提出,正确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一定要坦诚面对事实,及时有效沟通,切实管控危机,努力做到“三要三不要”,即要承认争议而不要否认争议;要搁置争议而不要激化矛盾;要多做有利于稳定的事,而不要单方面采取行动,使事态复杂化和扩大化。显然,中国不希望危机升级,希望中日关系回到正常轨道,关键是日本把自己逼到死角,如何回转。据报道,日前,野田首相主动给中国领导人写信,呼吁冷静处理钓鱼岛争端,避免两国关系恶化,进一步推进战略互惠关系,应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举动。中国也派出高官接待日本使者,表明支持缓和紧张局势,发展中日关系的积极姿态。其实,“冷静处理钓鱼岛争端”很简单,这就是日本承认存在主权争端这个事实,不在涉及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搞小动作、弄大动作,在此前提下,中国仍然会坚守搁置争议,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争端的原则,会着眼于大局,继续与日本发展稳定、对话、合作的关系。
下一步要看日本方面如何做,中国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毕竟事端是日本方面挑起的。如果日本政府坚守自己的立场不放,即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存在争端,继续推进国有化,那么就难以避免关系恶化,战略互惠关系也就无从谈起。
  这里,美国的作用也很敏感,很重要。美国是钓鱼岛争端的始作俑者,尽管美国政府宣称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但实际上是站在日本一边的,因为日本是其实施“重返亚洲”战略的可靠帮手,钓鱼岛具有地缘战略价值,也是牵制中国的一盘棋局。然而,如果日本把事情做过了头,把美国拖入冲突的漩涡,导致中美激烈对抗,那可能就会损害美国的利益,美国毕竟不愿意因为钓鱼岛与中国发生直接对抗,甚至冲突。因此, 要使日本从死角里转身,让日本政府下台阶,美国就必须改变目前放手让日本闹,并声言承担护岛责任的政策。我们看到,令美国头疼的是,日本陷入了多重对抗,与同是盟友的韩国因岛屿争端闹得不可开交,这显然置美国于尴尬的地位,破坏了它遏制中国的“统一战线”。美国应该认识到,这样通过挑动事端捞战略好处,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最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声言,太平洋有足够大的空间可以容纳下美中两国,这是她访问中国之前释放暖风,中国要的不是她说什么,因为她的言词老是变来变去,而是要看她做些什么,是否能在降低冲突风险上起积极的作用。
  今年是中日恢复邦交,也就是关系正常化40年,回顾这几十年的历史,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风平浪静的时日不多,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尽管如此,中日两国还是从利益大局出发,竭尽努力掌控局势,化危机为机遇,使磕磕碰碰的关系往前走,既避免了大的冲突,也发展了务实的合作,这是符合两国大利益的。在当前的局势下,民众的情绪很容易被调动起来,一些极端的事件也容易发生,这需要创造冷静下来的环境,尤其需要的政治家们负起责任,毕竟冲突和打仗不是解决争端的好办法,在现代条件下,大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代价尤其巨大,可以说没有真正的胜利者。
东方智慧总是在危中求机,但愿两国能够找到破解危机,把中日关系重新拉回到正常发展轨道的魔方。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